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荷兰虫涵涵绿]Parachute-片段灭文-04.1

😂

花开西伯利亚:

荷兰虫(15)x涵涵绿(20)。CP洁癖,相互the one。双方知道彼此的秘密身份。


---------------------






04.1




彼得·帕克觉得眼前这个画面实在是……怎么说呢?


犹记得半个月前返校节舞会的前夕,他经历了“在华盛顿特区拯救学术小组核心成员(尤其是他的丽兹女神)”、“轮船事件之后被没收战衣”、“失落之时被女神暗示做舞伴、结果舞会当天和女神爸爸在10000英尺高空打架”的只有超级英雄才能享受到的过山车式跌宕起伏,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场面还能比上述更刺激的了才对,结果——


当下,在他和梅姨一起平平淡淡过日子的普通公寓里,史塔克工业的CEO和奥氏集团的CEO正面对面地坐于小客厅……说真的,这比上周梅姨发现他蜘蛛侠身份时的惊呼对心脏的损害大多了!




“呃……”


“你给我闭嘴!然后给我坐下!”


“哦。”


彼得刚发出一个音,就被他最憧憬的史塔克先生狠狠打断了。


他有点委屈,但是又不能顶嘴,然后他瞥了一眼坐在托尼对面的哈利——哈利正面无表情地吹着手里的热茶——于是他叹了一口气,只好选择乖乖坐下。坐在哈利边上。


托尼·史塔克“咳”了一声。


“噢!”


彼得一个应激反应,就从哈利身边弹跳开了一拳的距离,结果又在后者轻浅的哼笑中移回了原位。


对此,托尼站了起来,他走近过来又返回了去,握了拳头又松开、想要开口又闭了嘴,最终,只好坐回了原处。气得无话可说。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钢铁侠还会私闯民宅。”


客厅里充斥着剑拔弩张的气氛,哈利——眼下这情况,也就只有哈利·奥斯本敢用这样的口吻——开口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史塔克工业的科技是个撬锁专精。”


“不,哈利,你别……”彼得紧张得小声阻止,另一方面也举着手横在哈利面前,好似两人真的会起冲突似的,他对托尼解释道,“史塔克先生,哈利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您……啊,我也不是这个意思,见到您我很高兴,只是……”


“只是什么,如果我不出现你们想干什么。”


托尼的责问叫人难以回答。


——只是您的突然破门而入真的是吓到我了。


彼得不能这样说,他只能默默想:尤其是在我得知您竟然在我的房间里装了监视器之后,虽然你对我这么关心其实我也是挺高兴的,但在我和哈利一起拆掉了监视设备的十分钟之后您就这么直接出现了、真的是有点……可怕。




起因可能是这样的。




开学之后的彼得又经历了一次“跌宕起伏”。


和丽兹道别的时候他的内心十分矛盾,许多安慰与倾慕到了嘴边却都变成“对不起”,而他最终收获的只有叹息。他为丽兹感到难过,也为自己感到难过,然而没有办法,他无法对丽兹说实话。后来的两天日子还是平淡无奇地过——没有了蜘蛛战衣的彼得已经计划着回到从前、穿着自己的自制战衣做点力所能及的援助,只是他来没来得及开始,就被打断了——哈皮在哈灵顿先生开新一届USAD组员动员会的时候横插一脚把彼得带到了复仇者联盟新基地,然后他见到了史塔克先生,他对他不仅夸赞有嘉到令自己不知所措,甚至还想要送一件新战衣——嗯,这很有史塔克先生的风格,彼得事后这么回想。——但彼得当时拒绝了。




彼得从天花板上倒挂下来、伸手掏着哈利手边的薯片,说,“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矛盾,但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毕竟奈德说得对,我不能做个连高中文凭都没有的超级英雄,而且,”他顿了顿,说,“我舍不得你。” 


一直在边回邮件边嗯嗯啊啊随意应和着的哈利终于在最后一刻停下动作,他伸手把人从倒吊着蛛丝自转着的状态稳定下来,认真地看着对方,想了想,回道,“我怎么觉得才一周不见你整个人都变了,该不是又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我不是跟你说了,少看点电视剧吗。”


“我没有!再说了,即使我没有公务需要繁忙、我也没时间看什么电视好么,”彼得反驳道。然后他在心里说,是因为丽兹,她让我明白了面对重要的人、能说的话一定要尽可能地坦诚。


他绽开一个显露十颗牙的笑容,说,“还不是因为你肯为我说好话、一直保证说会实时照看我、否则梅肯定不准我穿蜘蛛战衣,只不过你说‘你会保护我’真的是……”


“干嘛,”哈利合上笔记本,不客气地回,“算你现在有了史塔克还你的战衣了不起?”


“没有没有,”彼得立刻从天花板上跳下来,摆手解释,“明明就应该让我保护你才对!”


哈利看着他的小男朋友急得涨红的脸,哼了一声,“至少我能保护你不受绿魔的攻击。”


“哦,”彼得软下语调,幽幽飘出一句“那也是我(的血做的抑制剂)才能保护你不受绿魔的侵害啊。” 


然后,他十分满足地等到了哈利·奥斯本先生的一个肘击。


然后,彼得带着他的CEO男朋友倒进了自己的小小下铺床。


“哇哦!哪学的?”


哈利稳定了下自己,并对此突发状况充满了欣喜的小兴奋。


然而这可叫彼得滋生了点小尴尬——是了,他的哈利可是有过不少超模前女友的,他不应该听信奈德本身也是收集来的胡乱建议以指望“撩拨”成功。


明显已经“进入状况”的哈利翻了个身,由于空间狭小,彼得不得不妥协着把自己挪到男朋友的身下。


“虽然不知道你这几天受了什么刺激,不过我很高兴你现在已经敢在梅不在家的时候那么主动了……”


哈利的声音荡在耳边。此时此刻,两人的面庞最多距离10英寸,气息就像是个淘气的精灵,抓着语调在耳边起起伏伏。彼得的内心在打鼓:不对啊这个,而且你竟然用气声撩我、这是犯规!严重抗议!这是犯规!


“只可惜我们现在还不能这么做,”哈利把自己半撑在彼得上方,轻声细语道:“因为你的房间被史塔克监控。”


“WHAT——!?”




事实上是,整间公寓都被监控着(如果对方想要开启这个功能的话)。


彼得一边揉着刚才撞了床板的额头一边认命地在总闸电路线上安装着哈利交给的小机械。


“我也是上周才知道的,”哈利说,“那天,就是你和我说要去当丽兹小姐舞伴的那天,你的样子真是可爱。”


“What? 你为什么当时不说?”彼得应该要反驳的千千万,然而一瞬间他却只有一个念头:我哪里可爱了,当时我真的没有很丢脸? 


“如果我当时和你说我黑进了史塔克工业提供的酒店通讯系统,你肯定会生气。”


彼得很想说:我现在也生气啊,我都不记得了自己当时是不是忘了维持帅气的形象!


“哈利你不能这样,会让史塔克先生留下不好的印象,我不希望他对你……”


“我想他根本不介意酒店的通讯网被我黑掉——他真要介意的话,以我的技术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哈利打断的口吻毫无无所谓,简直事不关己。


彼得叹了口气,毕竟哈利说得挺有道理。


他从天花板上下来,示意“一切都依照要求搞定了”。


然后就看见哈利快速窜进房间把笔记本拿了出来、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一个小东西插入外接口、打开了窗口输入了一个指令,随即,就听见“啪”的一声,然后家中所有开着的灯都闪烁了两下、其他电器则都回到了待机状态。


“呃……”


——看来是通过电路来进行一次小规模的特定装置破坏。


“好了,”哈利说,“一共5个监控,梅的房间肯定是没有,但是你房间加窗外就有3个,史塔克可真是关心你。”


彼得退进沙发里,扶着额,自我安慰性质地说道,“话说史塔克先生那么忙,他不会真的‘时时都在关心’我的不是么。”


“谁知道,”哈利耸了耸肩,“反正我不喜欢我的男朋友生活在除我以外的人的监控之中。”


“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危险。”


这句话在彼得的喉咙里嘀咕了一下。


哈利听见了,故意没应。


他坐到彼得的边上,抬手揉了揉对方那头细软的卷毛。


彼得看着对方又贴近过来,觉得今天来家里约会的哈利一反先前大多时候的疲累状态(或是掩饰过的美好)、而是真的兴致高涨——啊,他隐约想起来哈利在电梯里的打电话时好像提到过哪个董事手里的股票正在被稳定回收中,具体细节他不懂,但应该是桩极好的事情,因为在之前见到哈利这种状态已经是几个月前实验用的抑制剂刚刚被研究出来。


他低着头、抬着眼看哈利。青绿色的血管在发际线处的皮肤下已经蹒跚着清晰可见,然而彼得依旧觉得他的哈利美好得不行——就算上周见到他满背都是斑驳绿藓的印记,他心里浮上的也就只有伤心。


“好了,那么现在,你想学法式接吻吗?”


哈利轻轻说道。


而彼得当下的反应却是只能跟着哈利的语调、然后顺着自己的内心点了点头。


他稍稍直了直背、坐正起来,然后他伸出手捧过哈利的脸颊。


他的拇指在对方的脸颊上轻轻地摩挲,哈利微笑着半合上了眼睛。


彼得在蜜糖似的氛围里倾过身去,于是他们的嘴唇如愿地贴在一起。




然而……后来就比较尴尬了。




在哈利第二轮“教学实践”让彼得添进自己口腔里的时候,率先于公寓门被踢开的爆炸声进入整个空间的是托尼·史塔克气急地低吼,“你到底想怎样!彼得·帕克还是个未成年!”


而在彼得·帕克急着用蛛丝发射器封锁大门的时候,哈利·奥斯本则轻描淡写地回——


“我知道啊,可我是个反派,去他的未成年。”


不——!!!!


彼得·帕克的内心在此一瞬间发出了凄惨的悲鸣,于此同时,却也挡不住如烟花炸裂的满心欢喜。








...tbc



评论

热度(64)

  1. 列圣审查官花开西伯利亚⭕️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