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荷兰虫涵涵绿]parachute-片段灭文-01

虫绿原来这么好吃吗

花开西伯利亚:

CP注意:荷兰虫x涵涵绿。


接之前的看图说话>>>>传送门<<<<但并不完全承接。


一般我萌CP都不喜欢追来追去、只喜欢他们在一起之后的成长经历,并且HE,所以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如此一来,还是需要自力更生...不orz




CP洁癖,相互the one。双方知道彼此的秘密身份。


就喜欢年下软萌治愈小狗狗平时搞不定受但其实备受年上者喜爱、同时在必要时刻又男友力max、有时却带点小玻璃渣的甜蜜故事。身为攻控我实在是太作了。




---------------------






Parachute


荷兰虫 x 涵涵绿  |  hurt (10%不可抗力)/comfort(90%)








片段灭文-01








乐高死星是无辜的。


毫无预警地,那个大宝贝即将又碎成一片片。


其实……如果我们的蜘蛛侠能用他优秀的反射神经推开自己面前的障碍、再向门口的地面射出接盘蛛网,那他至少能拯救47.6%个死星……


可惜,此时此刻,英雄想休假。




-




彼得和哈利正在亲昵。


他们倚在无人的礼堂准备室角落,额头甜腻地贴在一起。虽然调取准备室的录像的话,只会发现那场面更像是饲主在亲吻自己的小卷毛,可这位“纽约好邻居”选择宁愿在0.491秒之后听见死党的惨叫,也不想主动把自己的男朋友推开。


嘿!彼得突然很想自己有“时间暂停”的超能力,能让他在那个大家伙触地之前的不足半秒内把以下文字都喊完:他和哈利已经三周没见了,结果今天却能以“奥氏集团的CEO来学校做助学演讲”这种迷之缘由在学校里碰头,诡异吗?我们又不是麻省理工!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当然是要抓住一切机会好好见个面,再说了,奈德连招呼都不先打一声就推门而入,死星的二次崩溃根本是他咎由自取、一手造成!更何况,他根本不该把它直接带到学校来,它很贵!




于是乎,伴随死星坠地而生的噼里啪啦,准备教室及走廊瞬时填满了奈德被心灵震爆的惊呼。


——暴击值里至少有一半的数字来自于两颗男性的脑袋叠在一起。奈德无法如此坦白。


于是乎,被惨叫声引来的学生又因发现了“哈利·奥斯本并没有离开学校,并且他还在礼堂准备室和一个路人同学在一起”引发出第二波尖叫,而这次,是骚动。


——彼得扶额。他不想面对“为什么两小时前拒绝哈灵顿先生陪同参观科学项目组的奥斯本先生现在和你单独在一起?”。




还是哈利见惯了大场面,他对被吸引过来的教职人员露出公关专用的笑容,弧度完美,说,“是我突然想自己参观一下学校,”顿了顿,补充道,“其实我一直对公立学校充满好奇。是这位好心的帕克先生在我迷路的时候救了我,于是他就好心地应我请求、好心地带我逛了起来。”——甚至觉得这种程度的围观有点无聊。


而彼得在听见“好心的帕克”和接连好几个“好心”的时候,则差点被自己右脚拌死。


“呃,是的,我是说,作为学校的一份子,也是哈、哦,奥斯本先生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学术十项全能团队成员,我觉得这是应该做的。”


他一边结结巴巴地附和一边碎步跑向蹲地上的奈德,想要去以收拾一地残骸缓解尴尬。


无奈这根原本因成为救命稻草的奈德一直抬着头、嘴巴拗成O字,动也不动。


“嘿,别盯着人看!快捡!”


彼得只好低声催促——再说,死星可贵了,万一被踢少了一块怎么办!


显然,哈利瞥见了小男朋友的窘迫,他笑得更加愉悦,眼睛里浮出了更多的星辰。


他礼貌而事务性地问,“不知道森田校长在不在?我有些个人想法。如果哈灵顿先生也有空那就最好一起去,所以……你们能不能帮我个忙、去看看?”


此话一出,门口的学生立刻以可见的速度四散了。


彼得蹲在地上默默捡着乐高碎片、默默翻了个白眼,他又拉了拉奈德的衣服,让他收敛点目光、别再看了。


哈利走近两人,长腿一跨、从他们的身后跃到门口的走廊边,皮鞋底下的细钉在大理石面上先后敲出了“哒”、“哒”的清脆声响。


只是彼得还在低头捡乐高。


他捡得那么迅速又仔细,好似多停顿一秒钟这些在地上的碎片就会消失。


于是哈利停下计划,想了想,多一个小插曲也无妨。


他在彼得身边蹲下,从自己的鞋边上捻了一片乐高在手里,然后,他按进彼得的掌心,轻声细语道,“我给你买一个。”


“不,”彼得连背脊都弹跳了一下,解释道,“我是说奈德有一个了,我们能一起玩。”


哈利咬着唇角笑起来,说,“可我想我们得有一个,然后再一起拼完。”


彼得的心脏被耳道里钻进的气声压停了两秒,血液却都冲上了耳根。


“好的,那就这么定了,”哈利站起来,装模做样地顺了下修身服帖的西裤,装模做样地看了下表,说,“我们一小时后见,然后就去买。”说完,就和几个来接应的人走了。


“嘿,我说了……”


彼得不能跑上去阻止哈利和老师一起去校长办公室,而他的哈利正回头给了他一个心情愉悦的挑眉。




“呃……”


彼得对着又恢复成空无一人的走廊丧气地吐出一声叹息。


他退回到教室门口、蹲了回去,突然觉得自己甚至都有点不想继续收拾这个大宝贝了。


——话说,刚才哈利说的“我们得有一个”挺诱人的是不是?而且“一起”那个三个音节被他舔在齿间可真好听。


——不不不,我不能这么想,老天啊!


彼得挎着肩膀、蜷成一团,他捂着脸、内心做着激烈的自我斗争。


“我怎么觉得你们的关系和你说的不太一样?”


是了,奈德·利兹的奇妙问话总是插得那么……合时宜。


“噢不……” 


——又要开始了。


彼得加快了收集地面残骸的速度,觉得奈德如果只问问题而不忙帮的话,他一个人其实挺快。


“你是‘女孩’吗?”


“实在想象不出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的?你们是电视里的哪种剧情?灰姑娘?”


“至少我现在知道了OSCORP的CEO还喜欢乐高。”


“话说你们今天会一起去吃饭吗?如果去吃好吃的,能不能带上我?”


……


奈德的问题还是那么地叫人无语。话虽如此,彼得在心中倒是本能地应道:不,不是,他并不喜欢乐高,我们会去吃饭、但是为什么要带你……


将最后一片残害扔进整理箱,彼得·帕克以干脆利落的动作表示“拒绝回答,并且不想解释”。




-




现在是下午4:45。


今天并没有科学实验课程。彼得想,原本他是计划着以“见了面就偷跑一小时和哈利去约会”来打造完美的一天,结果等了一个半小时却被喊进了森田校长的办公室。他觉得莫名奇妙,并且什么都没听进去,只是茫然地对着校长伸到自己面前手、本能地回以握手,随后身体僵硬地被哈灵顿先生拽进了怀抱。


而哈灵顿情绪太激动了,他翻来覆去的叨念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彼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谢谢”,那个拥抱热烈到彼得的胸腔都不能呼吸。


于是当事人更摸不着头脑了。他艰难的从哈灵顿的热情中脱了身,一旁的哈利则正在笑嘻嘻地与校长道别,“……由于这一笔资金并不属于OSCORP,因此还请保密。最后,就让这位帕克先生带我出去吧。”




他们退出校长办公室时,依旧还能透过窗玻璃看见哈灵顿对着支票抑制不住地手舞足蹈。


彼得忍不住问,“你到底干了什么?”


“好事。”哈利回。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


彼得说,“虽然我不是真的很想知道前因后果,但是万一明天上学有个突发状况我也好有个应对是不是?从刚才的感觉来看,我的直觉告诉我‘明天要有事’。”


“没错,”你看,这不聊得挺好的。


四下无人,哈利终于能伸个拦腰、舒展一下背脊,“我说我对哈灵顿老师充满尊敬,因此以个人名义给学术十项全能小组捐了十万美金,希望他能更好地开拓资源、培养更多优秀的学生……当然啦,这全源于好心带我逛校园的帕克对哈灵顿先生的崇拜,这份对知识的热情让我这种空有钱的富二代备受震撼,于是我觉得必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捐钱。”


每一个字飘进耳朵里,彼得都很想开启实时吐槽模式、让它们像小蜜蜂的游戏那样被歼灭!


——什么叫做“空有钱”,绿魔所用的高科技装备可不都是出自你的手?


然而这个事实最好别提,虽然它并不是禁忌。


于是彼得撇了撇嘴,心里又因为一些别的理由而浮上一层不舒坦。


他说,“你用这种理由,明天校内广播里的感谢状可就真像是任性而又挥霍的富二代了,毕竟‘奥斯本先生和帕克’只认识了20分钟。”


“哈哈,”哈利毫不介意,他愉快地笑起来,说,“没关系,我才20岁,正是冲动的好年纪,况且说实在的,已经没多少地方能让我想起来自己还未到合法饮酒的年纪。”


彼得听得出今天的哈利尤其高兴,他的语调甚至有些雀跃。


“……所以你不能喝酒。”


他们的秘密身份“有些”特殊,一些安慰话……讲来谁都不会信,只更显天真罢了。于是彼得停下脚步握住哈利的手——哈利虽然没有挣开、却是嘀咕了一句“校园的走廊真是有别样情调”,“嘿,不要破坏气氛好嘛!”彼得还纠正他,真是气死人。


其实哈利的状况并不算乐观。他们躲在礼堂里拥抱的时候彼得注意到对方手腕上又多了一块绿藓,不大,只有1/4小指甲盖那么点,可这一块发霉的绿斑是“绿魔”对他们当下解毒剂研究成果的一记有力嘲笑。


他应该更爱惜自己。他想说。


“我要应酬!应酬!你这小鬼!”


而哈利并不计较,毕竟相比曾经被蜘蛛毒液激变成绿魔,现在绝大部分情况下“绿魔人格”似乎能被他抑制,虽然时好时坏——其实他已经放弃“治愈”了,这话,他还无法对彼得坦白,当下的哈利·奥斯还必须摆平奥氏集团董事会,因此,“绿魔”必须被控制,不管使用任何手段。


他们十指相扣、相视而对,西落的太阳透过玻璃送来柔和又温暖的光芒。


彼得的狗狗眼真是比什么试剂都好用。哈利想,而他身上的青草香比任何抑制剂都使人平静。


憋了一秒钟,两人就忍不住相视而笑。


哈利说,“我想你该请我吃饭,看在我坐11小时飞机回来给你们做那个该死的演讲的份上,还得请我吃顿好的。”




-




理所应当地,彼得拒绝了奈德的同行——而三人离开学校时,哈利一度在边上跑火车说“好啊,一起来啊,我们待会儿会去吃披萨”,让场面十分尴尬。


最后他们走进“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里、点了两个五号套餐,依旧是“打包带走”。


德尔马先生在和彼得日常调侃的间隙中打量了一眼径直走去撸猫的年轻人。对方衣着精良、扮相精致,看着不大、却又完全没有学生气,他不属于这个街区、甚至不属于会主动来买三明治的阶层。而他们离开时的时候,德尔马先生还注意到那个年轻人两手空空地跟在提着大包小包的彼得身后、而彼得则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似的用身体顶着门板等他出去……莫名地,就想起了初恋自己老婆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青葱年纪,也是这样的毛毛躁躁。然后他摇了摇头,把这种“莫名的错觉”从脑子里甩出去。




梅姨在冰箱上留了张纸:临时顶替同事的班,厨房里有核桃蜜枣面包。


哈利一边解着围巾一边熟门熟路地窜进彼得的房间,彼得则一边啃着三明治一边觉得自己真是明智,不过他得先烧个水,等会儿才好泡茶。想着刚才上楼电梯里他的男朋友发了消息给弗丽西娅、让她明早带一套西装来这里接他,彼得就忍不住笑得露出十颗牙。


今天真是太赞了,任何问题都明天再说吧。


烧水壶终于鸣叫了,彼得泡了一杯上回哈利带来的伯爵茶——梅姨对此很是喜欢,可她实在不舍得天天喝它。彼得思维跑偏地想:若是哈利知道了,肯定隔天就会叫人拖来三箱。


他推开自己房间虚掩的门,里面暗搓搓的。


窗帘都被拉上了,夕阳本就微弱,如今还被隔了层光。


哈利扑在下铺里,似乎睡着了。


昂贵的外套被随意挂在床架上,原本一丝不苟的细发现在则胡乱地散在……好吧,散在那个在下铺当了靠垫而不能再算枕头的枕头上。


彼得把马克杯放一边,轻声说,“my sleeping beauty, 你不能睡这里好吗?”那个垫子三周之前可是在奈德的屁股底下,可他没有舍得站起来,于是抓过团在一边的毛毯想把他男朋友的脑袋移那上面去。


哈利感到自己的脑袋正在被蹂躏。他闭着眼睛摸了两把,刚摸到彼得垫在他脑袋下面的手和已经被塞到脸旁的毛毯就索性一拽,他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然后发出了迷迷糊糊地咕哝,“别吵,我在飞机上工作了9小时,所以先让我睡觉。”


嘿,我真的很想让大家都来看看其实你是这样的哈利·奥斯本。


可彼得也就这么想了想。


他把毛毯给哈利盖得更平整些,然后戴上通讯耳机继续熟悉蜘蛛战衣的各种升级——不得不说,史塔克先生实在是太棒了,简直就是机械技术宅的北极星!


伯爵红茶的柑橘香原本并不为彼得所喜欢,但它似乎很适合当下的可爱氛围。


他想,说不定哈利补眠到半夜就醒了,之后我们还有一个死星要奋战!


彼得喝了一口,温暖入心脾。






-




乐高死星觉得自己可无辜了。


——我不是主角吗?为什么现在还被留在商场的购物袋里!








片段完结。




-






补充修正,






哈利睡着了。


昂贵的外套被随意挂在床架上,原本一丝不苟的细发现在则胡乱地散在……好吧,散在那个在下铺当了靠垫而不能再算枕头的枕头上。


彼得把马克杯放一边,轻声说,“my sleeping beauty, 你不能睡这里好吗?”那个垫子三周之前还在奈德的屁股底下,可他没有舍得站起来,他用手指顺着哈利的头发,“是什么在逼迫你如此焦虑,我们不能一起面对吗”。


朦胧之中,哈利感到自己的脑袋正在被蹂躏。可是这种碰触却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于是他任着困意继续沉下去。他闭着眼睛摸了两把,刚摸到彼得垫在他脑袋下面的手和已经被塞到脸旁的毛毯就索性一拽,他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然后发出了迷迷糊糊地咕哝,“别吵,我在飞机上工作了9小时,所以先让我睡觉。”


嘿,我真的很想让大家都来看看其实你是这样的哈利·奥斯本。


可彼得也就这么想了想。


他注意到哈利露出的后颈,白皙皮肤上的那块绿色斑驳,它不仅比以前更大了,周围的皮肤也已经开始硬化,在已经变成菱形状物的皮肤尖头透着诡异的玫红。


愣了愣,叹了口气,彼得把毛毯给哈利盖得更平整些,然后戴上通讯耳机继续熟悉蜘蛛战衣的各种升级——不得不说史塔克先生实在是太棒了,他是机械技术宅的北极星,然而在生物工程及技术领域里,奥氏集团确实无人能及,如果连奥氏都无法研究出蜘蛛血清“有效的使用方法”,很难想象会在世界的别处听见奇迹,可不论怎样,人总要心存希望地前进,因此彼得瞒着哈利把自己的一份血样交给了托尼·史塔克。




彼得并不喜欢思考得太深入,因为一旦认真去想,他就不得不承认自己能做得远比想象中的少、并且是少得多,而这份事实令他感到无力。


伯爵红茶的柑橘香原本并不为彼得所喜欢,他喝了一口,但它似乎很适合放松。









评论(1)

热度(77)

  1. 列圣审查官花开西伯利亚⭕️ 转载了此文字
    虫绿原来这么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