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贾尼】秃眉毛神探和大眼睛警探

让我流一把老泪

温凉凉和热冷冷:

三千字一发完,阿爸生贺赶上了!


标题随手打的!画风神奇希望您喜欢!






要来新人的消息传得比嫌犯口供还快,一路接力到Tony这里时已经把这位低调内敛的英国绅士活生生传成了二十一世纪福尔摩斯,还是一米九一身材倍棒年轻帅气的福尔摩斯。


Stark警探当着局花Natasha的面挑了挑眉毛,一口咖啡灌进嘴里。意思是神探爱谁谁,瞧你们一个个那瞎兴奋的德行,老子就不好奇,更不稀罕。


但Fury局长不管他Tony稀不稀罕,在烟雾缭绕的老掉牙办公室里拍了板子让他和这位新来的同事做搭档。


“人家可是Cambridge高材生,配你MIT够格了吧。”


潜台词是以前局里人单着,让你一个人撒丫子也就忍了,现在正好来了人,再想推,门都没有。


Tony心说剑桥了不起啊,今年赛艇不还输给牛津。当然他嘴上不能这么说,“我不是怕我这脾气把从Coulson局长那请来的专家气跑吗。”


“知道自己什么毛病就收着点。”可惜卤蛋今天不吃这套,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正意义上的一眼),看来这事是板上钉钉了。


“好吧。”Tony不情愿地认命,当然嘴上便宜他还是不能不占的,“那你得先告诉我这位可怜的外国友人叫什么吧?”


“Jarvis。”


没想到答案是从身后传来的,三件套西装,领带打得你半分毛病也挑不出的新同事轻巧地把门合上。这次那帮姑娘们还真说的八九不离十,金发个高没眉毛,五官跟文艺复兴时那些雕塑家一刀刀削出来似的棱角分明,蓝眼睛长睫毛也挺好看。


“很高兴和您共事sir。”也不知道对方是真没听清还是懒得计较,手倒伸得十分友好。


Tony愣了一下,有些心虚地握住,开始客套的寒暄。


Stark警探的心理活动可就没他的派头那么端:你别说哎,这英音贼好听。






迎新晚会基本等于“狐朋狗友戏谑Tony Stark大会”,谁让当时某人嘴炮打得那么欢实,几乎所有双人搭档都挨过枪子儿呢。


之前跟别人说的风凉话,诸如“以后想行动还得另外一个人点头是不是很麻烦啊”、“轮流买午饭无聊死了吧”、“我敢保证不出一个月你就会怀念单枪匹马的日子了”此类,现在基本上是原封不动地砸回他脸上。


官场失意他赌场总该得意了吧?强手棋硬是连输了三盘,连一向善良正直厚道的Steve队长都忍不住不厚道地笑了。




其实你说Stark警探郁闷吧,也真没那么严重,他是不喜欢办起案子来还得顾着别人,但客观地说, Jarvis那家伙不错。


不错是不错这一码,打心眼里讲,他还是不想要搭档...


得,又绕回去了。




脑仁有点疼的Tony去露台上吹风,没想到居然有人捷足先登占了地方。还是这场晚会本来的主角。


“晚上好sir。”


“叫我Tony就行,不然Fury要说我欺负你。”Stark警探大咧咧勾住人家肩膀。Jarvis虽然职称没他高,但是个人都能看明白特意从苏格兰场请来的面儿小不了。


“好的...Tony。”Jarvis过了一会才说,估计是在评估对方是不是已经喝高了。当然没有,Tony想,怎么会。


也不知道英国人是不是都这么神,百威喝过好几圈领带还漂亮得跟刚出炉似的。


Tony松开Jarvis,把手里的那杯酒干了。


“今天在办公室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这种小事您不用放在心上。”英国专家很客气。


“不过我说不喜欢和你搭档是真的。我讨厌搭档。”


这次Jarvis没说话。


Tony转头面向Jarvis。他整个人像是完全清醒的,棕褐色的眼睛里却醉得一塌糊涂。


“...我会害惨你的。”他低声说,表情阴沉。语气里没有平日惯用的玩笑意味。他像是在生气,却不是对Jarvis。


“您喝多了。”


“你不懂吗?!我他妈说...”


Tony话还没说一半露台上就又来了人。




Hill副局今天破天荒穿了条露背的黑色鱼尾裙,看起来比出任务时脚后跟里都能摸出匕首的装扮温柔不少。


“怎么不去里面玩?你俩可是主角。”副局往栏杆上一靠。Tony知道是因为穿不惯恨天高,这一点上Pepper完胜。


Tony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今天晚上表现得如此操蛋,就默默等着Jarvis先开口告他Tony Stark骂脏字恐吓同僚并要求换搭档。




“没什么,里面太吵,和Tony出来聊了会天。他跟我说下个街区的中餐厅不错。”


Stark警探有点发懵,这英国人干嘛这么帮自己?他刚才表现的还不够过分吗?


那边副局和专家开始亲切友好地聊天气和食宿,警探却半点听不进脑子里去,干脆打了个哈哈又进屋找Banner他们喝酒去了。






“冒昧问一句,他是之前就没有过搭档还是...”


“Stark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副局长嗅觉灵敏得就像座头鲨。


“没有,单纯是我个人好奇。毕竟我第一次和纽约这边合作。”


Hill盯着Jarvis半晌没说话,Jarvis也不说话,目光也不躲,就耐心等。


“...你保证不告诉任何人,包括局长。”


“当然。”福尔摩斯先生点点头。






Tony到家的时候差一刻钟十点。余下的酒局他玩得心不在焉,一心不在焉居然也真被灌得有些头昏脑涨。上次喝到这份上已经是两年前了。


他正在门口插钥匙,就听见走廊上又来了人。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停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另一串钥匙的窸窣声响了起来。


Stark警探这下不得不抬起头,单身公寓那么多房间为什么偏偏住对门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啊!!!




他看Jarvis的时候对方也抬起头来看他(当然Jarvis肯定早在走廊上就认出他了),温和有礼的微微颔首让Tony觉得相比之下自己真的是个心胸狭窄狂妄自大的混蛋没错了。


“呃...”混蛋别扭了一会儿,趁对方还没进门决定小示个好,补偿下自己今天的失态。“你有没有什么缺的东西?吹风机剃须刀热水壶之类的,我可以先借你。”


Jarvis打开了门,却不说话,走廊上一时静得略显尴尬。




“暂时还没有。”就在Tony快要按奈不住的时候Jarvis终于回答了。


合着刚才英国专家很认真地回想了半分钟自己行李全不全。


现在Tony觉得和伦敦神探的耿直相比自己虚伪世故得掉渣。




“您还有别的事吗?”Jarvis问。


“中餐厅的话不用下个街区,转角那家橙色招牌的就不错。”掉渣的警探先生留下这句话就窜回了屋。


Jarvis在门口愣了愣,突然觉得在美国都得靠右行驶的烂规定好像也没那么糟糕了。他没意识到自己浅浅地笑了起来。






“Tony之前的搭档是Yinsen,组里的前辈,老好人一个,我们这些实习生都巴望着归他带。他们两个人很合得来,Tony那时候脾气也没这么倔。”


“后来有一次出外勤,我们以为一共就三个毒贩,其实应该是四个,漏网的那个在地下室磕高了,抱着一把M16。情况很突然,Yinsen帮Tony挡了两枪,他俩当时都没穿防弹衣。”


“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同情或者万事顺着他,那家伙要是犯浑你直接告诉我就成,就是多少想让你理解下他对搭档为什么那么排斥,他不是看不惯你这个人...Yinsen的事对他打击很大。就这么多。”






Jarvis闭上眼睛。他觉得新搭档Tony Stark就像只光腹刺猬,明明自己的小肚子比谁都柔软,却在外面摆出一副哪个敢靠近老子老子扎谁的生硬面孔。


我们的英国绅士思忖了一会,拧开床头灯,在笔记本上写了两行字,漂亮的花体。




【本月目标】


一:完成好交接工作,适应新环境,尽快进入工作状态。


二:初步学习和搭档的相处方式,有问题请教妹妹(重点圈出)。


直接导致大洋彼岸心理系在读的Friday同学云里雾里地打了个喷嚏。






与此同时栽倒在床上的Tony突然想到,他好像应该顺便邀请Jarvis共进午餐的。


我的天你是傻子吗?!


警探先生抱住被子觉得自己的情商智商最近都下降得厉害。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Jarvis在办公桌上看见一张小纸条。


要不要一起去那个中餐馆尝尝麻婆豆腐?


PS(字迹比上一行潦草很多):你吃辣椒吗???






看来和搭档相处也没有他们两个想的那么难,至少这个开始还不坏不是吗?(你不把办公室那幕叫开始的前提下)


由于各种原因未来会有很多磕绊,难办的case,枪林弹雨,大小危境,意见分歧。有人会卡在心理障碍上迟迟下不来,有人会钻感情的牛角尖,有人会自责,有人忍不住抱怨。会有不止一次的争吵、赌气以及为对方好却弄巧成拙。


但值得庆幸的是,未来还很长(这理由很蠢,但是真的)。长到如果他们愿意,完全可以共同克服这些磕绊并树立战胜将要到来的磕绊的信心,意识并寻找到对自己而言真正需要在意的东西。




至于那会是什么,你只有去问他们本人了。






我更想试试酸菜鱼。辣椒没问题。


Jarvis同样用蓝色便签回复。


后来这两张便签被贴在了他们的书桌上。最多告诉你这些了。






END(会有番外)


带人 @阿年 

















评论

热度(101)

  1. 列圣审查官温凉凉和热冷冷 转载了此文字
    让我流一把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