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狼3/狼队】泡泡糖黏胡子上怎么办(一发完)

你个蠢狼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mbraceEd:

狼队……+一丁点EC,设定是Laura又逆转未来一次,有bug,雷文强行糖。


本来在上个月打算边写边更的,但最后写出的跟原来的描述不太一样就重开了一帖直接发完整的……



 @肆月远洋 的插图,其实是她【还没画完】的漫画希望大噶能豹跳着督促她……


1.


Logan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这不是件好事儿,鉴于他他娘的凭空多出了个得去上学的女儿出来。昨晚Laura被万磁王的混账儿子带着打了一下午的生化危机,游戏里那些虚无缥缈的玩意儿竟然能把这个上战场砍瓜切菜过的孩子吓得一直没睡着觉——Peter应该对此负全责,而残酷的现实却是,Laura却在半夜悄悄抱着枕头溜到了他屋里,把两百多岁的老年人折腾到差点儿神经衰弱。


Logan睡得正熟时突然被一声不吭地钻上来抖成筛子的小姑娘吵醒,但按Charles教的那样,他还是得摸过老花镜,把起床气撒到台灯拉绳上去,然后眯着眼艰难地念叨睡前故事。“‘魔镜魔镜告诉我,谁他娘的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王后问道,”说真的这些印小字的出版商应该被拉出去枪毙,“——魔镜回答她,‘那个操蛋的白雪公主比你好看,唇红如——如——反正比你漂亮多了’。”


Logan的眼神偷偷溜下去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操。


他刚爬起来才念了两句,Laura就已经睡着了。


James·Logan·Howlett一时半会习惯不了有个小东西毫无防备地睡在他旁边的感觉,虽然这个小东西并不是什么一摔就碎的玻璃球,但是……但……操。


说真的他甚至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所以他不得不好好回想一下电影里的桥段,学着慢慢拉下台灯滑进被子里,把女儿脸上随着鼻息跳动的碎发梳到脑后去,最后挣扎良久,才束手束脚地睡在小床左侧。


可能是因为睡得太晚(而且实话说老年人需要休息),两人就这样睡到七点过十分。Logan睁着一只眼抓起表来时很想骂人,但他还是努力压下脾气轻轻推了推还小声打着呼噜的女孩。


“醒醒,”他说,“还有十分钟你就赶不上校车了!”


Laura哼了一声翻过身去。


“听见没!!”


Laura哼了一声翻过身来,用力扯过被子捂住脑袋,气得Logan直接伸手揭开了那层遮蔽物让她整个儿的暴露在阳光下:


“迟到了!!!”


他那半路杀出来的女儿终于睁开一只眼,露出了想杀人的目光。






等Laura匆匆洗漱完饿着肚皮背好绿书包时已经七点十八分。Logan骂骂咧咧地从冰箱里找出了卡利班昨天买的三明治塞她包里,“快走,”他顺手把倒霉孩子的衣领从书包带下扯出来,“我不想再被你老师请过去了,懂吗?”


Laura站着不动:“Goodbye kiss.”


“嗯?”老狼已然站直了身子,没注意到她在咕哝什么。


Laura重复道:“Goodbye kiss.”


这回他可真震惊了。


“什么鬼玩意儿?”


“我说 Good bye ki ss,”Laura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那副看土老帽的眼神让Logan有点不爽,“你不知道?”


“我们家不兴这种东西,快走。”


“可其他人都有。”


“没那么一说!!”


Laura听了这句话后突然瞪起眼,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在她握起了拳头而Logan心痛的以为她又要像一开始那样动不动就伸出爪子来威胁人时,小孩儿却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喝:


“Charles!!!!!”


……


“你叫万磁王都没用,”他掰着Laura的肩膀硬生生把她转过去对着门,然后作为一个好父亲,Logan非常贴心的帮女儿拧了门把手,“再不走你就迟到了。”


Laura任他拍肩膀拍脑袋甚至稍微用了点力气推,就是死活不动。在她老爹终于忍不住皱着眉头俯下身来准备开始唠叨时,小姑娘突然开口了。


“真的有,”她小声道,“goodbye kiss。我问过他们。”


“Diana说那一般是妈妈给的,”Laura自顾自地嘟囔,“我没有妈妈。”


……


可能她叫的那声Charles还是管用的。要不然Logan绝不可能会叹着气蹲下来闭着眼把脸凑过去——


去感受什么香甜但黏黏糊糊的东西爆在他脸上的冲击力。


草莓味从鼻腔闯入,一路窜到天灵盖上把硬汉金刚狼惊得险些后退两步。Logan下意识地想爆句粗口,却被甜兮兮的力度扯得把那句Fu*k憋回了嗓子里。他瞪直了眼,看着这小孩一巴掌拍过去把门关上,撅着嘴回瞪他。


“今天是周六,”她留给老爹一个酷酷的背影,“你个蠢狼。”


“你他娘跟谁学的!”


当然,这句话也被迫憋回肚子里去了。




2.


Logan正站在厕所的镜子前——搓胡子。粉红色的泡泡糖正糊在他嘴唇周边,好在皮肤上的已经清下来了,但黏在胡须上的——“嘶……狗屎。”


一根连一根,根根连心。不是说金刚狼还怕这点疼,只不过……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偷偷摸摸地用某人的洗面奶了,而这东西似乎已经在他乱蓬蓬的胡子里扎了根。他实践起来才发现这并不是二十一世纪化学物质能对付的简单问题——等我清理完你就完蛋了,Logan心想,《养孩子的一百零八个窍门》上说,在必要的时候才揍小孩能让她长几个心眼,他妈的……


“嘿。”


搓着胡子的手停了一下,Logan直起身子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Laura在厕所门后露出了半个身子,面无表情,正直直地盯着他。


“你需要帮助。”


Logan皱眉:“什么?”


“我可以帮你弄掉这些东西,”她眼神一飘,有点心虚地仰了下脑袋,“闯的祸要自己解决。Charles说的。”


你不加最后一句还能让我觉得我是个挺成功的爸爸。“那你来,”他叹着气坐在马桶盖上,“你有办法?”


Laura闻言盯了他一会儿,才从门缝里挤到他身边去,站在Logan面前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后者的脸色。等到对方皱起的眉头松开,她才把手从背后拿出来。


Logan愣了一下,看见小孩手心里躺着一把剪刀。


“我怕把Charles每天剃头用的那东西弄坏,”她说,“所以用这个。”


“这就是你的办法?”Logan翻了个白眼。Laura不作声,只是撇撇嘴,老花眼的长辈立马发现了她关节间缓缓伸出来的钢爪。“那用这个,”小姑娘举起两只手,“你选。”


金刚狼先生,最终还是在金刚狼小姐面前吹着胡子投了降。Laura操纵剪刀时小心翼翼到让人觉得她像是变了性子,小姑娘纤细的手指慢慢闭合又分开,她甚至还装模作样地扳着老爸的大脑袋左右转着研究了下,然后在口轮匝肌那儿修了最后一刀。


“等一下。”


她按按Logan的肩膀后跑出去,没过多会儿又进来。Logan看她手指在空中比划,先上来,稍微下去两厘米,平着划过去,再上划一个小小的弧度,最后滑落回起点——“你在画什么玩意儿?”


Laura举起剪刀:“我想你的头发也该剪一剪。”


然后小屁孩就被拎着领子踢出了厕所。


Logan假装没看见客厅茶几上摆着的X战警漫画。那本书被翻得几乎要掉页,正敞开着搁在那里,上面是张没穿着战斗紧身衣的金刚狼,一如既往的留着所谓“可笑的猫耳发型”。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准确的说是口轮匝肌周边——比之前干净多了,跟图上没什么区别。


“这没用,”他低声说,“我老了。”


他把小孩丢到沙发上窝着打电动的Peter旁边。另一位大孩子抬头打了个招呼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再把脑袋扭回头来,嘴里叼着的Twinkies掉在Laura裤腿上,奶油一路蹭过去,留下道长长的白色痕迹。


“老天爷。”Peter说。


“看个屁,”老狼皱眉,“你的豆豆挂了。”


他转身气势汹汹地走掉,半路又折回来。一秒能掰成普通人几万秒用的快银仍保持着那傻不拉几的表情,Laura则死死地盯着他看。


“你得给她洗裤子。”老狼指着那夹心面包粗声粗气地恐吓他。




3.


等他见到出完任务回家的镭射眼已经是周一的事了。Logan在屋里拉着窗帘抽了两天的烟,把想来睡觉的小姑娘熏得皱着眉头转身又出了门。等Laura在早上七点二十分关上大门的声音传来时他才走出房间,正巧撞着Scott从厕所里出来。那人的一脸疲倦在见着他以后莫名消失了,甚至,还笑得没忍住别过脑袋去。


“笑个屁,”Logan瞪眼,“有什么好笑的?别跟没见过一样。”


镭射眼把脑袋转回来,红眼镜反射着晨光,附在镜面上的茸茸灰尘清晰可辨。“没什么,”他清清嗓子后开口,“就是有点怀念。”


Logan还没来得及顶一句“你怀念个JB”回去,楼梯上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在会读心的变种人面前他们试图以拉开彼此的距离来掩饰些什么,而Jean在看见抬头的两人后还是意味深长地一挑眉。


“早上好,”她说,然后把目光落在Logan身上,“喔——”


她在楼梯口停住了脚步,抱着手倚在栏杆上:“你回来了?”


Logan即将破口而出的一句早安硬生生噎回了肚子里。


客厅里突然有电话铃声响起来。Jean站直了身子指指那方向,作出一副要离开的架势。“男孩们的时间”,她说,而Logan立马接了一句“我们不——”


“你知道,骗谁都骗不了心灵感应者,”她回头笑笑,“还有骗什么都骗不过自己的心,Logan。”


心灵感应者截断了他的解释和悠长的铃声。现在又是一片安静了,在Jean甩下那句话匆匆离开以后,这里安静到有点尴尬。


“所以?”


“所以什么?”


“也没什么。”


Scott从背后伸手搭在他肩上,语气里带着点感叹:“只是能够再次看见你可真好,老兄。”


Logan狐疑地转过身去评价道:“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


“六年前你从那边回来时跟我说过。”瘦子耸耸肩。


“……你知道这事?”


“是的,”小队长想了想,再补一句,“可能大家都知道。”


“Charles那老混蛋说的?”


“哦,别这么说教授。”


“没有意义,”他突然怒冲冲地胡乱挥手,“操他的,那根本是件没意义的事——”


看起来Logan似乎有点生气了,但那点暴怒像烟花一样炸开后迅速消失,转为在嗓子里咕噜噜地嘟囔着什么——在短短几年迅速老去间他开始真正像个普通人,习惯于小声咒骂,把前两百岁养成的肆意脾气掩住了,倒是多了点伏于世俗的、不曾属于他的沉默。


Scott静静地听他咕哝完,又把手掌搁在了他肩上。


“至少现在我们都在这,”小队长拍拍他,“至少我们现在都在这,Logan。”


“嘿男孩们,是学校——呃、”


Jean从客厅里探出头来,看见这境况后急急刹了车。尴尬的安静又回来了,她不得不转了个弯改成在人脑子里说话。


「虽然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但这次是校长要找你,」她举着听筒摇头,「Laura她……」


……


“这他妈是第多少次了?”Logan抱怨的声音像只饿到快断气时被抢了食的狼,“这次她出门才几分钟?”


“哦,呃,”Scott看了眼表,“十一分钟……一起?”


“你去有个屁用?”


“防止你打孩子。”


“操你的,”Logan怒瞪着眼逼近他,“我他妈才不会!”


镭射眼一眼不发地看着他怒冲冲地离自己越来越近,并在最终止于看起来似乎是针锋相对的暧昧距离上。Logan粗喘中产生的热气似乎都扑到了自己眼镜前,而Scott还是笑到鼻尖都开始泛红。


“只是玩笑,”他看着Logan瞬间变黑的脸色又笑出声来,“你个蠢狼。不知道谁把我的洗面奶用完了,我得去买新的。”


蠢狼喉咙里咕噜噜翻腾着的“你他娘耍我”在他听见那句真实原因后莫名的又被吞进了肚子里。他以前可没这么憋着自己过,“你他娘不会骑自己的摩托?”


镭射眼又他妈笑了:“我可真不知道是谁给我骑没油了的。”


“……狗屎。”




4.


“您的女儿又伸出爪子来了,当着一整车学生的面,”那秃顶校长坐在办公椅里眼皮都不抬地说,“Howlett先生,你们变种人不能这样欺负人类。”


Logan对此可实在是见怪不怪到驾轻就熟。“很抱歉,Mr——Mr. Mill,”他放柔声音,“我教孩子不到位,以后不会了。”


“这都是第五次了,James·Logan·Howlett先生。”


“没有下一次,”他十指交叉放在桌面上,声线紧绷,两根大拇指不安地转动。几个小目击者和一个流血的可怜人坐在旁边冷哼了声,而Laura愤怒地用力跺了一脚。Scott低声念一句什么,衣料窸窸窣窣响动着。他大概是把那个惹祸精抱到自己膝盖上安慰了,而Logan没有转回头去,“我保证没有下一次,先生。”


校长终于抬起眼来跟他对视。“再有下一次就退学,”他摇头,“你们变种人看不起我们,我们这小地方也赔不起那么多精神损失费。”


Logan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咬肌鼓了一下。然而他还是——道歉,站起身来,把椅子推回原位去,瞪了一眼那只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什么别的而红了眼圈的小野兽。他听见其他几个小孩在旁边发出了偷笑声,然后只是说声再见,小心翼翼关上办公室的木门。


“我说了多少遍,”他一转身就气得冒烟,“我他妈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随便伸出爪子来???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真神奇说出这句话的人竟然是你。”Scott牵着小姑娘的手嘲讽他。Logan眉间的褶子更深了点,而Laura抿着嘴看向空荡荡的走廊。电梯的数字正从-2开始缓慢跳跃着,而他们三人之间的氛围在这几秒并不漫长的安静中莫名尴尬了。


“所以,”镭射眼叹了口气,蹲下身去仰着头开口,“他们究竟做了什么让你把爪子伸了出来,宝贝?”


女孩把头扭得更朝外了点。Logan看着她那不听话的样子又恼到想发作,而Scott朝身后伸出一根手指制止了他。


“Laura,我知道距离上一次你这样做已经是四十七天之前的事了,”Scott的声音异常柔软,“我们都知道你在努力克制自己,这次的问题一定不同寻常,对吗?”


姑娘仍扁着嘴,直直盯着天空的目光倒是垂下来了点。她的眉头蹙得更厉害,但耐心等待许久后Scott还是听见了她小声说出的答案。


“他们说我没有告别吻,没有妈妈,没有人管,”Laura盯着自己脚尖左侧的一片空地,“还有亲近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Scott——听到最后一句时愣住了。电梯门打开又自动关上,他难得犹豫了一会儿才回头看Logan,果然那人的脸上只剩下一片空白。




5.


“谁他娘说她没妈妈?”


校长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砸到门吸上,透过红色眼镜Scott第一次看见办公椅里那位秃顶先生抬起头来,表情里全是疑惑。


“……Mr. Howlett?”


“我问,”Logan攥紧了手里的东西,旁边牵着他的Laura疼得一吸鼻子,“谁他娘说她没妈妈,没人管,还没有告别吻?还有谁说她他妈的是灾星?”


“请礼貌点,他们还是孩、”


“那告诉我谁对Laura礼貌了?”他拽着小姑娘直接走到校长办公桌前面,“是你这老地中海还是那帮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


镭射眼下意识地低声说了句“别说脏话”并拿胳膊肘捅他,而Logan倒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顺势把人从身后一下子揽到身边来。“谁说她没妈妈?”他瞪着沙发角落里吓傻了的几个小孩,“他就是。”


……


“他是男的!”


“我是男的……”


三道震惊里夹杂着尴尬的声音一齐响起来,Logan迅速地抓住了对话里的一点小尾巴开始了有点无理取闹的反击。“歧视同性恋,”他咆哮,“你们有什么毛病???”


“好吧,”镭射眼翻了个没人能看见的白眼,“再加上条歧视变种人。这是Political mistakes,校长先生。”


“哦,”Logan把胳膊撑在桌子上有点危险地眯起眼来,朝呆住的那位倾身过去,“我忘了,你还是校长。”


额头冒着虚汗的那位闻言挺了挺胸脯。“是的,没错。所以如果你再不道歉的话,”他抬高了点音量说,“这可怜的小女孩将因为你的错误而被勒令退学,就现在,Mr. Howlett。”


Logan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好吧,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起我有个老铁曾经也是校长,”他说,“比你还秃。”


坐着的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他继续情真意切道:“但他脑子比你的好使多了。”


金刚狼扔下这句话后直接拉着Laura往门外走。小姑娘酷到懒得回头瞪那帮缩在墙角里的熊小孩们一眼,而Logan却在门口一个急刹车又转身回来。


“Goodbye kiss,huh?”他扫了一眼那帮可怜的小屁孩,突然俯下身去掰着Laura的脸从额头开始上下左右用力地吻了起来。小姑娘条件反射地绷起身子炸了毛,闭紧了眼往后一缩,而在反应过来自己老爸到底在干什么以后就彻底收起了身上的刺。


Logan胡乱盖了好几个戳后直起身来,冷哼一声,“这玩意儿她多的是,”他又弯腰把Laura抱在怀里,丢下句“滚去操你们自己吧”便大踏步扬长而去。


而镭射眼仍站在原地看着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校长先生。


“呃,不好意思,”他陪着笑说,“这人天天满嘴跑火车。”


Mr. Mill的表情似乎有松动的意思。他放下钢笔揉了揉额角,张开嘴好像要说点什么,而Scott迅速地补了一句:“但这次他说的没错。”




6.


“所以你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是说Laura,”Scott倚着车窗看后视镜里一言不发的小姑娘,“她没学上了。”


Logan呼出一口粗气,而后重重地后躺下去,任椅背吱吱的反弹了会儿。等待红灯的秒数跳到0的期间他一直不耐烦地用食指敲着方向盘,最终在转换为绿灯的那一刹那就狠狠地踩下油门。“也许真得劝Charles重建学校,”他说,“总他妈得有个办法。”


“你确定他会想重建?”


“我知道他想。”Logan从后视镜里看了旁边的人一眼,飞速地转开了目光。


“他总是想。”


有那么一阵子他们沿着海行驶。Laura在后座打开了车窗,风把她的金发吹得乱七八糟。等海岸线渐渐消失在视野里后她才回过头来问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啊,”Logan含糊地回答,“在谈你以后可能不用早起去坐那该死的校车了。”


“但还是会有goodbye kiss,”Scott斜他一眼,“你说的,‘她有的是’。”


“滚你妈的。”


“顺便说,”镭射眼笑起来,“goodbye kiss不是那么理解的,你个蠢狼。”


James·Logan·Howlett先生,终于知道Laura是从哪学来的这句熟悉话了。




7.


泽维尔天赋学校重建工程结束的那天他们开了庆祝晚会。Laura又跟Peter鬼混在一间屋子里打游戏,金刚狼在心里对着教授的屋门骂了半天“该死的不管孩子的万磁王”。没过多会儿他脑子里就响起了秃老头熟悉的声音,“别再这么大声地骂Erik了,Logan,”他说,“进来。有些东西我得交给你。”


他翻了个白眼开门进去,没戴头盔的万磁王正百无聊赖地玩金属球。从棋盘能看出教授刚输了一局,但这并不是他让自己进来插足的理由。一大叠书落在了他怀里。Logan皱着眉看最上头一本《海的女儿》,调换了下角度看见了一列——《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伊索寓言》、《绿野仙踪》、《爱丽丝梦游仙境》——“你干什么?”


万磁王挑衅似的让金属球跳起来:“Charles和我,送给你和Laura。”


“没错,”Charles附和道,“在给孩子们教好历史之前,你得先学会怎么哄自己的孩子,Logan。”


他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一堆童话书当任职礼物,推开门出去刚巧看见拿着两听啤酒的Scott。不知道这人跟前女友在聊什么,而Jean看见他后又意味深长地挑了下眉。


“哦,”她微笑起来,“你回来了。”


“是,没错,”他挠挠自己的猫耳朵,“回来了。”


“我得离开下,再找杯酒喝——”Jean摇了摇自己的空杯,“——男孩们的时间。”


又只剩下他们两人了。Scott单手拉开一听啤酒塞在他手里,两人潦草地碰了下。暖光下Scott的红眼镜和瘦到带着刻痕的脸颊让他看起来温柔又立体,触摸起来是暖而活生生的。


“我知道我死了两次,”他突然笑出了酒窝来,“但也别用这种眼神,狼獾。”


Logan愣了一下,翻着白眼骂骂咧咧地念叨着“你他妈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个傻逼”收回手去。收到一半他就被握住了,镭射眼用了一个掰手腕的姿势用力抓住了他的手。


“我们都得感谢你和Laura,”他说,“你们这两个所谓的灾星让变种人又活下来了,两次。”


Scott看着一直傻愣着的人又笑出了声。“说起来我想你还不知道goodbye kiss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凑过来真诚地说,“你才是傻逼。”


然后Logan舔着嘴唇上残留的温度望他消失在自己房门内的背影,总算是知道了goodbye kiss究竟是什么意思。


准确的说,这大概算晚安吻。




8.


Laura——他妈的Peter Maximoff又拉着这个没成年的可怜孩子玩十八岁以下禁止接触的游戏,万磁王应该对此负全责——小姑娘占据了他小床的一半,再一次,让Logan思考起了要不要换张大床的正经事。


七点四十五分闹钟响起。小姑娘揉揉眼睛伸个懒腰醒来,坐在床头呆了一会儿。她在老狼屋内的厕所洗漱换装完抱着书准备去上课时突然握着门把停下了,转头盯着坐在床边的老爸默不作声。


“你快迟到了”老爸说。


“……”


“还有三分钟。”


“……”


“你还没吃饭!”


“……”


“你当我傻吗!”他咆哮,“再让你拿那甜兮兮黏糊糊的玩意儿整我一次???”


“……不。”


“算了。”她垂下眼睛摇头。


Laura终于拧开了门走出去一步,而Logan终于叫住了她。


“站住,”他头疼地说,“站那儿别动。”


然后金刚狼先生站起来,走过去,别别扭扭地俯下身子当着走廊上围观的小变种人们的面胡乱地吻了下她的脸颊。“滚,”他瞪着门框粗鲁地拍她后脑勺,“滚滚滚,迟到记过。”


Laura突然咧嘴笑起来。“我上次就想说了,”她大声说,“你的胡子还是很扎人,Daddy。”


“……”


——————


假装有一点点肉渣




可能还得改改(小声)以为自己在写无差然而还是写不出来,笑哭。

评论

热度(295)

  1. 列圣审查官EmbraceEd 转载了此文字
    你个蠢狼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