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EC】我的愚蠢丈夫(4)完结

好吃!!!(词汇匮乏)

腚堵在葫芦口的七娃:

这是一发联文.....作为最后一棒的我终于交稿了!


第一棒 @Amour secret (一)


第二棒  @查查还是猹猹  (二)


         防止看不到,再点个ID @查查不是猹猹 


第三棒  @君有烈名 (三)


第四棒,我


————————————————————————————



“我真他妈搞不懂人们为什么要发明结婚这个玩意儿,这简直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诅咒,它能让一个甜到发腻的小猫咪在婚后变成一个不吼到肺部缺氧就不会说话的混球。”


 


罗根在他的离婚派对上搂着查尔斯醉的东倒西歪,他一边冲着查尔斯口齿不清的抱怨着,一边拿着一瓶啤酒不停的大口大口的往下灌,大有把瓶体插进气管的趋势。他对着查尔斯的耳朵吼的震天响,飞溅出来的口水劈头盖脸的淋在查尔斯的脸上,仿佛一个小型花洒在对着他孜孜不倦的挥洒着。


 


“我是他妈的对他不够好?还是没在床上把他操的舒服?啊?他妈的我哪里不好他倒是说啊?他天天就像我欠他八百万似的吊丧着一张脸,他还没死丈夫呢就摆着这么一张脸,给谁看呢?啊?他有话就不会直接说吗?我是那种愚蠢的听不懂话的丈夫吗?查尔斯你......你说句公道话,我是吗?”


 


“这话你找斯考特说去。”查尔斯一用力总算将这个喋喋不休的花洒甩进了沙发里。他放松了一下被罗根压的酸痛的肩膀,好心的分出一只手来替罗根揉了揉头顶上的乱毛,他想了想,勉强说了一句不算安慰的安慰:“想开点吧罗根,你蠢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罗根在沙发里狗刨了一阵,总算手脚并用的把自己给刨了出来,姿势虽然看上去很蠢,但好歹还算管用。好不容易爬起来的罗根把双肘撑在膝盖上,两只宽大的手掌罩住了他整张脸,他叹息了一声,无奈的说:“查尔斯,你知道吗,你这张嘴简直是我俩没法从友情继续往上升华的最大绊脚石,哦我是说,当然,友谊是美好的友谊是无价的友谊是值得歌颂的,能和你当朋友是他妈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情,但是有的时候我仍然不得不同情艾瑞克,他是怎么忍受你至今的。”


 


“他?他有什么值得同情的?为什么不说忍受至今的其实是我才对?“查尔斯坐在罗根的身边,顺势就歪在了罗根的身上。他喝的也不少,汹涌的酒意让他有点上头,他和罗根齐齐的望向被大家簇拥着狂欢的斯考特,他笑的是那样的轻松愉悦,连他一向精心保管的红墨镜此时都不知道被甩飞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整个场景美妙的就像是电视里经常播放的老掉牙的八点档合家欢连续剧最常见的那样,一家人兴奋的祝贺着奔向美好新生活的主角。电视里欢天喜地的热闹聒噪,留着他一个看客颇有些羡慕的观望着。


 


当然,不止他一个,还有一个看客和他一起观望,就是他身边这个刚刚和电视主角离婚的醉鬼。


 


“我觉得我也是时候该离婚了。”当查尔斯意识到了的时候,他这句话已经不受他的思维掌控脱口而出。


 


“哦?恩........”罗根紧紧的盯着人群中欢欣鼓舞的斯考特,他压根没注意到查尔斯刚刚说了什么。此时罗根的大脑早就淹没在他刚刚灌下去数不清到底多少瓶的啤酒中了,估计只要稍稍一晃荡就能看见啤酒中的二氧化碳从他的七窍中晃晃悠悠的荡出来,他本来就为数不多的脑细胞此时都醉成了一坨浆糊,剩的几缕清醒的神经末梢都齐刷刷的指向了那个不远处的、笑的喜悦不堪的,刚刚和他办完离婚手续的前夫。


 


该死的,他妈的,离婚就那么让你高兴吗?罗根暗暗的磨着牙,于是他被酒这个天杀的玩意儿彻底封闭的五感就没替他注意已经彻底歪倒在他身上的查尔斯在跟他继续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什么。


 


“我受不了艾瑞克了,这个自大愚蠢的控制狂!他是凭什么觉得我会觉察不出他悄悄动了我书房的私人电脑?”


 


查尔斯的这句抱怨一出口,剩下的话就像泄了闸的山洪一样势若万钧、滔滔不绝、铺天盖地般的欢快的奔涌向前。


 


“我他妈看个猎奇网站都要跟他报备是吗?!他出去没完没了该死的应酬的时候,我有问过他吗?”


 


“你见过给你带礼物居然是一套可笑的紫红色情趣内衣吗?去他妈的情趣内衣,留着他手活的时候用来擦干净他自己的老二好了。”


 


“莫名其妙的查岗,偷偷的翻我的抽屉和书柜,怀疑一切和我有关的男性包括女性,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是个gay好吗?”


 


“他以为他是大西洋警察吗管的那么宽???”


 


“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哦,还有如果我不说,他居然一个月都不会和我来一发, 回来太晚就算了,第二天早上也可以有晨间性爱啊!但是!统统没有!我呸!三十岁就这样我真想象不到以后他会萎成什么样?”


 


“难道我要注定出去找小狼狗吗?那我为什么要结这个该死的婚?"


 


“操他的愚蠢的婚姻!操他的愚蠢的丈夫!”


 


“精虫上脑的时候答应求婚就他妈的是个错误!!”


 


“我不知道还要坚持这个错误多久,我感觉是时候挑个好日子离婚了,没错,离婚,今天怎么样?或者干脆就明天?”


 


“今天不错,看得出来是个好主意。”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挟裹着寒冷刺骨的冰碴子直直的传过来,这让醉醺醺的查尔斯立刻惊醒了不少,他从罗根的身上爬起扭过头去,在看到站在他们身后不知多久的艾瑞克时,慌乱的大脑居然有了片刻奇异的放松,并且不合时宜的传递给他一个讯息——


 


哦老天哪,他真是帅的过分。


 


艾瑞克今天穿着是一件长长的深灰色立领风衣——那是查尔斯出差特意从巴黎给他带回来的,这件衣服透支了查尔斯将近一个半月的薪水,然而穿上身的艾瑞克简直像是从杂志上剪下来就立刻活了的模特,这让查尔斯获得了“这钱花的真他妈值”的满足感和一场颠簸了整夜的性爱。


 


然而此时的艾瑞克并没有上次穿着这件风衣操着查尔斯那般神魂颠倒的表情,他带着和风衣同色系的窄沿礼帽,微微的垂着头,礼帽的边沿在他的脸上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暗影,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表情,他下巴的线条清晰的暴露出来,露出被他咬的死紧的轮廓,他的唇抿成薄薄的一条线,仿佛寒冬里最坚实的水泥地,冷硬到没有任何缝隙。


 


“所以,泽维尔先生,今天,还是明天,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去离婚?”


 


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吗?查尔斯看着艾瑞克在心里自我唾弃着,先是在背后说人家坏话被逮个正着,然后被自己的丈夫逼着离婚。


 


还有,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说艾瑞克蠢呢?他听见自己心里嘲讽的声音,毕竟他没有像你这样,即使喝多了,也在说着口不对心的蠢话。


 


********


 


查尔斯当天是被艾瑞克扛回家的。


 


但是这并没有让查尔斯丢了多少面子,毕竟那场派对的最后是以罗根抱着斯考特的大腿哭嚎着复婚为告终,当时声泪俱下的罗根吸引走了绝大部分的眼球,这得以让查尔斯可以被艾瑞克悄无声息的抗走并不为人所知。


 


不愧是好兄弟,查尔斯心想,丢脸都丢在他前面,好歹替他不动声色的保留住了脸面。


 


虽然他知道以罗根的智商,这绝对不是他特意为之。但是管他呢,当他被艾瑞克摔进大床里的时候,他实在分不出精力去想什么low什么gen的了。


 


走图片


 


“我不该动你的电脑。”艾瑞克坐在不远处的靠椅上,他脸上情欲的红潮渐渐消退,终于平复下来后让查尔斯注意到他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几条,时光毫不留情的在他的额头和眼角处又开垦了几道沟壑,仿佛在预示着这个强大坚毅的男人最终也在滑向慢慢变老的结局,这个认知让查尔斯心里毫无预兆的酸涩了一下,他胸腔里刚刚郁结的一团混杂着酒意的戾气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他下意识的冲着艾瑞克轻轻的点了下头,叹了一口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说:“没关系,我没怪你。”


 


“也许你怪我我可能更好受些。”艾瑞克牵动了一下唇角,看样子像是在苦笑,他摊了摊手说“即使你用着罗根的生日当密码,这令我嫉妒的发疯。但是我也要承认,私自动你的电脑,查看你收藏的网站,这些都是我的不对。”


 


“说出来吧查尔斯,求你说出来,骂我,或者是怨恨我都可以,就像是在今天的派对上一样。”艾瑞克无力的仰着头,他瘫坐在椅子上,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说:“你不说出这些,我永远都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今天听到你说的那些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差点要被愤怒给毁了,却不知道是更恨你一些,还是更恨我自己我一些。”


 


“我没有用罗根的生日当密码。”沉默了许久的查尔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张了张口,试着往下说下去,却发现说出这些话比他预想的要容易的多。


 


“10月12日,是我们相识的纪念日。”他抬起眼睛,直视着艾瑞克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居然误会我在怀念罗根的生日,可是上帝啊,我都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要怀念他,要知道他甚至连我的前男友都不是。”


 


“他…….”艾瑞克只说一个词就说不下去了,他蠢了这么多年,终于机敏了一回,他发现他可能一直以来误会了什么,而这件被他误会已久的事就是他们婚姻中的一根暗刺。


 


当然,他们看似光鲜的婚姻下布满了大片见不得光带刺的荆棘,这些尖锐坚硬的小刺扎的他们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婚姻鲜血淋漓,而罗根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根罢了,但,不急,不急,他正在和查尔斯一根根往外拔出不是么?


 


查尔斯揉了揉脸,索性一口气说了个完整,:“罗根是我高中时的学长,同性贴吧认识的,我们俩在对方出柜的时候都给了对方最大的帮助,这大概就是所有人认为我俩搞过的原因,但是”他顿了顿,接着补充道:“我们两个不来电,完全不来电,我们在一起一个就像是受潮的火柴盒而另一个就像是掉光了磷粉的火柴棒,无论怎么摩擦也点燃不起爱的火花。”


 


“你从没说起过你和罗根没有什么……”


 


“你也并没有问过。”查尔斯打断他说:“斯考特就从来没觉得我和罗根有什么,事实上我和斯考特相处的还不错。我抽屉里的书,你翻到的那本,就是我给斯考特的派对礼物。”


 


“《叉汉子世界第一初恋》?”


 


“不然你以为呢?”


 


艾瑞克彻底无话可说了。他聪明的闭上了嘴,觉得为了这些鸡毛蒜皮斤斤计较的自己简直愚蠢到可笑。


 


“我真是蠢透了。”他听见查尔斯嗤笑了一声,他惊了一跳,差点以为查尔斯有了读心的能力,却听见查尔斯仿佛自言自语一样摇头无奈的说:“我真的是,蠢到无可救药,明明很多话可以早点说的……”


 


“我翻到的我收藏的那些网站贴子,就是一些妻子谋杀丈夫的,也不是因为我对你,对我们的婚姻有多失望,而是仅仅出于猎奇罢了。”


 


“很好。”艾瑞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面前,他俯下身子,在他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了一个吻,他说:“我送你情趣内衣也不是因为我的恶趣味,而是,我不知道我们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我只能用蹩脚的床上伎俩来讨好你。”


 


“这样说出来,说明我们的婚姻还有救是吗,查尔斯。让我好好想想,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好好的出去旅行过了?有多久没有一起去跑步遛狗了?又有多久没有窝在一起看一部无聊的泡沫剧了?我们唯一的交流就是在床上,仿佛只有塞在你身体里才能证明我们是彼此的。”


 


“也许是因为我们就是从身体交流开始的?”查尔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展开了一个邀请式的怀抱,软着嗓音说:“所以,让我们从身体交流再一次重新开始?”


 


艾瑞克笑着环抱住了他,低头在查尔斯的耳垂边磨蹭着说:“我觉得,我们更该从明早一起做早饭开始。”


 


**********


于是查尔斯觉得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不,应该说比当初还要好,他和艾瑞克心照不宣的放慢了脚步,不再像之前那样步履匆匆的用性爱和床技“交流”着。他们开始共同享受着在一起的生活,悠然而又闲适。艾瑞克将钢铁公司的活计卸下去了一些,宁可少拿一部分薪水,也不愿放弃他和查尔斯难得宁静的生活。


 


他们会在一起研究一道看上去很好吃但复杂的菜,会一起收拾家里的一个小角落当做植物园,会一起静静的坐在一起分享一首歌,偶尔什么也不做只是一起晒晒太阳,间或彼此相望着一笑。


 


这些之前看上去十分不起眼的小事,如今一起做起来,却美好的超出想象。


 


至于罗根又给他发的复婚派对的邀请函,哦管他的,愚蠢的朋友,他和艾瑞克计划好的单车骑行可不能错过。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篇战线拖到跨年的联文总!算!写!完!了!!!!给自己撒个花,然后….然后继续填坑去了…..哭着跑走。)

评论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