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一发实在没忍住假装自己在产出的无痛人流】【奥克图拔X纳泽】

嚎叫奔走

Stupid Tribble:

【私设只有将军还记得纳泽,而将军被载入史册(私设微赛博朋克)<你这女人私设怎么这么多>】


如果记忆是存在的另一种方式,独自站在窗台边的男人指间的烟卷静静燃烧,窗外的空气弥漫着烟尘的灰霾,雾蒙蒙的,大楼林立,像是在看着什么,烟卷只是同样孤独的散发出白色的气体。好想,靠近他,纳泽的双手不自觉地从背后搂住了男人的腰,尖尖的下巴扣在男人的肩上,就像他们曾经做了千百次的动作,在对方的呼吸中找到存在的意义,男人并没有回应,仍是这样站着,不过对于纳泽来说,他并不奢望任何回应。


活着,从来就是一种煎熬,作为一个将军,奥克图拔以为自己会像一个英雄一样战死沙场,让生命悄无声息地在飞行器爆炸的火光中像从未出现一样湮灭在宇宙中,可是,他没有。一身战争遗留下来的伤病以一种缓慢而致命的方式剥蚀着他的生命,如果说伤病尚可以勉强忍受的话,那……战争遗留下来的伤口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结痂麻木,它只会在阴影中逐渐腐烂,让整个精神世界溃败。还有,该死的后遗症,奥克图拔只是安静地坐在客厅里,全息投影里的男孩依然年轻如初,而他却已是白发苍苍的暮年,间或摇曳的全息投影图像,让奥克图拔时常产生一种错觉,就像他还没离开,但错觉只是错觉罢了。已经没有人记得那个青年了,只有自己还沉湎在记忆的苦酒里,无可自拔。多少路,他们一起走过,才将手牵起,没有什么比死亡更遥远的距离,无数次亲昵的举动,无数次温柔的吻落在彼此的唇上,无数个美好的夜晚留下的痕迹,都不足以阻挡那一瞬间的炮弹带来的铺天盖地绝望,从此再也没有生活继续的意义了。


曾经有人说过,当一个人被人们彻底忘记是,他才是真的死了。奥克图拔不信,事实是,他的纳泽永远不会回来了,他被永远留在了星辰大海的角落,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自己苟活于人世。也许,死亡是最好的重逢,奥克图拔看着镜子里垂垂老矣的自己,一丝罕见的笑意浮现在他的脸上。


当心跳检测仪上跳动的线条终于变成一条毫无生气的直线时,奥克图拔竟然觉得一丝轻松,也许人真的有灵魂吧。那如果真的有灵魂,那么,奥克图拔想,自己这一生杀人无数,肯定是要下地狱的。那个青年站在抢救室窗口,微笑。奥克图拔知道,他没离开过。


奥克图拔伸手,抱住了那个青年,他还是原来的样子,自己也是。脱去了身体的束缚,奥克图拔知道,他们将永恒存在于世界。“将军……”太久的分别,让思念泛滥成灾。怀中的青年,搂紧了他的年长的爱人,只是他的身躯逐渐失去了原来的色彩,“不,纳泽,你不能又离开我。”搂的再紧,也阻挡不住消逝的灵魂。“将军,谢谢你一直记得我,我……”又一次,来不及说爱你,青年的灵魂散成光点,消失在男人怀中。


当一个被所有人忘记的时候,就是那个人真正死亡的时候。奥克图拔徘徊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载入史册也许更多的,是残忍,被世人遗忘的爱人又一次将他一个人留在了世间,不得超生。

评论

热度(32)

  1. 列圣审查官Stupid Tribble 转载了此文字
    嚎叫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