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贾尼】Not Rumors(明星AU)

激动的乱揪头发

加菲那么甜:

入坑为tag添砖


国际巨星Tony Stark和他的助理Jarvis的小短文


 


01


Jarvis是Tony的助理,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Jarvis是Tony的全能助理,从经纪人到生活管家,交由他管理的各种方面几乎囊括了Tony的全部生活。


这很好,Tony是个大忙人,作为一位敬业的演员、一名国际红人,他不是在苦思冥想琢磨剧本就是在为各种通告四处奔走,如此精力浇注下来,他完全顾不上自己生活中的其他事,所以他的所有繁杂事务,大到行程、合同计划,小到饮食、健身安排都是Jarvis在操心。并且Jarvis每晚还得通过电话再三督促他的sir按时上床睡觉,以免他沉迷工作又捡起熬夜的恶习。


 


02


Tony曾经有一段时间,在他的演艺事业转型的瓶颈期,患过很严重的焦虑症,这位工作狂人遭遇失眠的结果就是无穷无尽的通宵,无论Jarvis怎么劝怎么安慰都没用,还会被Tony嫌弃他啰嗦。心理医生谈话谈过了,药物清单也开了,最后下结论说还是要靠他自己走出来。


结果就是他在片场倒下了,因为连日的疲惫与高压。


当他在病床上醒来时,就看到了守在他床边的Jarvis。他记得这家伙明明在纽约的公司商讨上一部电影的宣传计划,怎么现在就到加州来了?


Jarvis自然是连夜搭乘航班过来的。


这位一直优雅得体的全能助理现在的形象着实有点糟糕,柔软的金发乱糟糟的互相纠缠,下巴上冒出青色的胡茬,日常的整齐三件套缺了领带与外套,衬衫扣子也开着一颗。他看到Tony醒来时明显松了一口气,颜色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眉毛纠结着向眉心聚去,眼中划过担心与一丝——Tony还不是很清醒——似乎是心疼。


“很高兴您的身体先我一步成功让您休息了,sir。”


噢,该死,他的调侃功力一点也没有下降。Tony想抬手捂住自己的苦笑,不过他现在还没重新获得自己的力气。


床边的人似乎是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Tony感觉到自己手背上多出的温度,那是Jarvis的手,Tony记得那只手,总是拿着各种文件,腕上戴着一块被他的sir的日程霸占的表;除了覆上来的手还有Jarvis那百听不厌的声音,地道的英伦口音,还带着一丝电子处理的质感,配那个一天到晚正装三件套的男人简直该死的性感——Tony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Don't worry, sir. I'm always here with you.”


他看到Jarvis那双冰蓝的眼睛,现在像冰层将融未融的湖泊,专注而坚定。他低低应了一声,再次合上眼睛——消停下来才发觉自己的确很累,身体的每一个处理部门都在拉响危险警报,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只是感受着手上的温暖,就可以抓住那丝安心的感觉。


Tony闭着眼,扬起了嘴角。


“Hey,J,我想念公司楼下那间咖啡店的甜甜圈了。”


“At your service, sir.”Jarvis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想了想又补充道,“等您出院后我就去给您买。”


噢,Tony愉悦地笑出声,Jarvis的用词有时候真的很像电影中那些贵族管家,他一个人的管家。


 


这次病倒入院的经历过后,Tony的情况慢慢转好,夜里那些不安定的噩梦也在渐渐消失,只是他还是经常会习惯性地熬夜,似乎每天晚上都有新出现的需要马上解决的问题让他上床睡觉的时间一再推迟。


于是Jarvis的工作又多了一点——每晚准时呼入Tony的手机,就像定点闹钟,即使按掉也会在三分钟后再响起,听筒那头Jarvis的声音带出具象化的微笑,催着Tony休息。


Tony在第三通电话后将手机调成静音,给Jarvis发了短信:我睡了,别吵醒我。


然后再慢悠悠地翻一页手上的小说,继续熟悉下一个角色的说话风格。


Jarvis秒回了他的短信:可是您书房的灯还亮着。


Tony挑起眉头,转着靠椅滑到房间的落地窗边,远远望见自己的别墅门外停了一辆凯迪拉克,那是Jarvis的车。他把书盖在脸上,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这样坐了一会后才从椅子上起来,将小说读到的地方折页放回书柜,关掉屋子里所有的灯。


门外,车上的Jarvis看着手机上的新短信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你可以走了,半夜守在别人家门口的变态。”


 


03


除了闹钟服务,Jarvis偶尔还要帮助他的sir应付一些花边新闻。


这个偶尔在Tony患上焦虑症前是经常。


Tony Stark是个好演员,这是得到广泛认可的,同时他也是个playboy,这也不是秘密,“万花丛中过处处皆留情”的Tony Stark每一天都是如此风骚无限。因为关于他的绯闻实在太多了,媒体的反应已经趋于麻木,所以这些只需要交给Jarvis用官方腔调随意敷衍过去。


最近Tony没搞出什么花边新闻来,Jarvis的工作负担也相应变轻了,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但他依然对他的sir的“体谅”心存感激。


不过Jarvis似乎忘记了,Tony Stark生来就是不凡的代名词,无论做什么都要与众不同,他很快便成功地再次挑起媒体对他的情感生活的兴趣——热烈、惊爆的关注,并且这次还顺手一挥将火也烧到Jarvis身上,事成拂袖去深藏功与名。


这成功地为Jarvis带来了第一条抬头纹。


这次的绯闻事件以某个脱口秀上主持人的调侃为开始,Tony那句低调的“Actually I'm bi”承上启下,最后结束在一个带着酒精气息落在Jarvis唇上的吻里,成功将事件从“Tony Stark的花边新闻”带入“Tony Stark与其助理的地下情”的新纪元。


同时感谢Jarvis出色的外表,让新闻更具爆炸性了。


04


“是我的失误。”


Jarvis首先认错承担起这次事件的责任。


“Jarvis你先别说话!”


但似乎他们的经理并不打算顺着台阶下,Pepper瞪着桌子对面的Tony,无声酝酿着怒火。Tony老神在在地斜靠在椅子里,表面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其实心里头已经开始怂了,眼睛看天花板看玻璃窗看烟灰缸就是不看Pepper。


即使是现在这么严肃的气氛下,Jarvis依然没能阻止笑意侵染他的眼睛。他的sir这种强作镇定的模样实在是非常有趣,但很难见到,也只有在Ms Potts面前他那“爸爸世界第一”的气质才会收敛一下。


Tony的视线巡逻刚好到了他这里,熟悉自己助理的他很快知道对方眼里那少有的调笑从何而来,当即暗戳戳瞪他一眼。


“我的天,Tony你现在还有心思打情骂俏吗!”


这下Pepper彻底爆发了。


 


Tony被他的经理驾着上了新闻发布会。


面对一个小记者“您对这次绯闻有什么看法”毫无营养的提问时,他似乎有点不耐。


“It's real.”


这成功地引爆了各大娱乐报纸的首版头条,同时也坐实了Pepper“总有一天要冲到Tony别墅掐死他”的想法。所有结果中最令Tony满意的,是让站在后台的Jarvis露出了百年难得一见的懵逼脸,他提前嘱咐Peter帮他拍下来。


这可以让他嘲笑Jarvis一整年。


当天晚上Jarvis驱车送Tony回别墅,用高超的车技甩掉一路上尾随的狗仔,回到Tony尚未曝光的住处。


车停在门口,Jarvis没有打开门锁,只是看着后视镜里低头玩手机的Tony。


“我认为,如果只是为了捉弄我的话,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sir。”


他露出面对Tony时最常见的无奈神色。


Tony没抬头,嗯哼了一声示意他接着说。


“Ms Potts会很生气,sir接下来的活动也会受到影响,公众负面评论可能增多……”


Jarvis越说越苦恼,他见过网上一些针对Tony的羞辱言论,有的语句恶毒到了一定程度,他有时甚至希望自己可以是个黑客,好去黑了那些人的系统。


“Stop, stop, stop!”


Tony被他说得头都大了。


Jarvis没继续说下去,回头看他的sir,感觉像某种乖巧的小动物。他看到自己的sir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我觉得挺好的,这样你的工作可以进行得更顺利。”


Jarvis微微歪头,他有点跟不上Tony跳跃的思维。


“就是说,我现在允许你搬进我别墅更好地管理我的生活了。”


“Yes sir?”


免得你每晚像跟踪狂一样在我别墅外面监视我。


Tony的碎碎念不太收得住音量,成功逗笑了Jarvis。


 


05


他们的“地下情”浮出水面后,Jarvis再也不用抽出时间应付以前那些花边新闻,于是他把这一部分精力转移到别的更需要的地方上,比如控制Tony的甜食和酒精摄取量。


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Tony絮絮叨叨地向好友Natasha抱怨。


这位美丽的模特小姐只是冷笑一声,端起杯子抿一口里面的酒液,看了看Tony身后正在靠近的Jarvis。


“所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噢,这是个好问题,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就下个月怎么样。”


已经准备拍肩膀的Jarvis很难才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没像上次发布会那样失态。


“我觉得有必要提醒您,那不在我的日程表上,sir。”


被自家助理发现自己在偷偷喝酒的Tony大叫一声“Jesus”,心疼地瞄了一眼还没喝完的半杯酒,就被Jarvis拉走了。他走之前还不忘对继续翘着腿品酒看戏的Natasha说“你们一定要来”,然后回头吩咐Jarvis现在就把这件事提上日程。


做Tony Stark的助理真的很伤脑筋。


依旧是在车上,这次Tony没在玩手机刷推特了,他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对了,Jarvis,你的全名是什么来着?”


Jarvis抽空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那人的脸,忽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这张脸时的情境。


公司新发掘的小演员Tony Stark就坐在办公桌后面,翻看他的简历资料,听见脚步声时抬起头来朝他笑,棕色眼睛里流淌着亮光像融化的枫糖浆。


“过来一点亲爱的,你就是Pepper说的助理对吧?我看看,以后我就叫你Jarvis好了。”


他用脚尖点地让自己的椅子原地转了一圈。


“我们会有一趟精彩的旅程。”


 


——他渐渐习惯在Tony叫他“Jarvis”时做出回应,如今问起全名竟一时回答不上来。


Tony没介意他的走神,事实上他也不是那么需要答案,他自己已经有一个了。


“Then how about, Jarvis Stark?”


“...”


“As you wish, sir.”


END

评论

热度(23)

  1. 列圣审查官tada 转载了此文字
    激动的乱揪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