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贾尼】秘密身份与婚姻生活(特工AU,Jarvis/Tony,PG辅导级)

“我阴差阳错的爱上了一个美国人”

brightside:

简介:老贾是个活的英国特工,有个名叫Tony Stark的有钱丈夫,他的搭档冬哥则是个活的俄罗斯特工,有个……嗯,尚且单身,没有丈夫。


一个英俄特工在美帝的阴影下努力合作、互相扶持的故事。也许会有后续。




警告:OCC预警,瞎扯淡预警,私设太多竟然不知道从哪说好预警。








【一】




第一部《007》电影于1962年的秋天公映,那个多情的英国男人迅速走俏。




《碟中谍》1996年,阿汤哥时至今日依旧帅气逼人。《谍影重重》2002,硬派作风相当讨喜,至于《史密斯夫妇》,嗯……怎么说,叙事角度不同,也算过得去。




关于以上的这些电影,要说Bucky Barnes觉得它们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至少在特工这个问题上,电影里全是瞎扯淡。




“Tony ,关于昨天没能和你一起庆祝六周年的纪念日,我真的很抱歉,你想怎样生我的气都行,只是……不管怎么说,你一定要确保等会六点送来的干洗衣物不会被扔作一团好吗?”




“还有我托Happy带的罗马诺奶酪,如果你希望我的道歉披萨上有足够清爽的蛋白和乳香,你就得把那玩意放进冰箱。听到了我说的吗?放、进、冰、箱。”




没错,此时他的搭档Edwin Jarvis正在进行的第十四通电话留言就是一大力证。


关于电影都是瞎扯淡的力证。




如果特工这个职业真的有电影里的那么潇洒,他就不用和一个身高一米九多的英国男人挤在106华氏度的小箱子里,而那个一米九多的英国男人——他的搭档,也不用因为临时任务缺席了庆祝结婚六周年的浪漫晚宴,放了自家丈夫的鸽子。




更多的,他的搭档,这个可怜的英国男人,不能告诉那个有钱的丈夫他正在执行着一项生死攸关的秘密任务。如果Jarvis在这次任务里丧了命,他留给爱人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把干洗的衣服收好,以及记得把奶酪放进冰箱。简直世界上第二悲催的事情了。




“还有56秒。”




Bucky用枪托碰了碰自己的搭档,试图提醒目标的即将到达。但就和之前的十三次电话留言一样,英国男人决定对此置若罔闻,并且准备进行第十五通电话留言。




这就是世界上第一悲催的事情了。一次罕见的跨国合作任务中,俄罗斯特工冬日战士好不容易才容忍接受自己得有个英国的搭档。那个搭档却在任务最关键的时刻和自己的家人唠家常?不管别的俄罗斯人能不能忍,俄罗斯的熊都不能忍。




Bucky伸腿狠狠踹了对方一记,配上他的厚底靴子威力应该挺大的。英国佬终于从手机中抬起头来,他的蓝眼睛半眯,配合这那张不像好人的脸还真挺唬人的。




“你在干吗?”Jarvis压着嗓子说。




“提醒你时间,没听到吗?”




俄罗斯的特工眼里的凶狠一点都不比对方少,“如果你他妈的只想着和自己的小情人你侬我侬,就赶紧撅着屁股滚回去找你的男友亲热,还有哪怕一点点的专业精神,就该别在这捣乱。”




这话刚从嘴里冒出来Bucky就有些后悔了,配合俄罗斯在同性婚姻上恶劣态度,他面前的又是个英国人,有那么几秒钟Bucky真诚的怀疑自己激起了某种国家级别的矛盾。但Jarvis只是将眼睛眯的更细了。




“别说话。”




“为什么?因为我戳到你的痛处了吗?”




他出于惯性的回击到,干巴巴的。接着Bucky就看到英国人的脸变黑了,他迅速想起了之前的56秒,同时的,一溜整齐的上膛声从金属盒子的外头传来。




俄罗斯特工屏着呼吸。


“是我想的那样吗?”他的搭档安静的眨了眨眼,接着点头。








【二】




Bucky Barnes第三十九次挥出拳头的时候想起这本是个营救任务。关于纳粹残余份子绑架的美国科学家。




这应该是个他们会出其不意从后方包抄押送小队,将其余人员剿灭并且救下那名科学家的任务。但是此时此刻,Bucky一边踢断三根肋骨一边将手榴弹塞进敌人衣领的想到,计划已经失败了。




突然从箱子里冲出来的俄罗斯人打乱了之前的所有计划,场面变得一片混乱,人质和纳粹全都混做了一团。唯一值得让Bucky庆幸的是他在攻击开始之前的那短暂时间里给了自己的搭档一段眼神交流。




“我出去负责吸引火力,解决自己制造出来的烂摊子,你尽量隐藏自己,为任务保留革命的火种。”基本上是这样的内容。




更好的是敌人似乎被突然窜出来的俄罗斯人吓一跳,他们乱了阵脚,只顾着蒙头朝天花板上射击。




气势是赢得胜利的关键。


Bucky大吼一声,将手里的人狠狠的扔在门板上,想起了这句导师曾经说过的话。




“那个科学家在哪?”




战势慢慢朝他这边扭转,Bucky揪起其中一个人,哑着嗓子问道。对方脸憋得发红,半天都没能挤出句像样的话。




一串流弹向飞来,俄罗斯特工不得不转过身子,让那个说不出话的家伙死于自己队友的射击中。




“该死。”


他低下身子,抽开一颗M68扔了出去。“那个该死的科学家在哪?”高喊从炸开的硝烟后出现。




战斗的枪声开始变得零落,这些纳粹分子都不是善于言辞的人,又或者他们哇哇乱叫的那些求饶其实是德语版的回答。Bucky费了好大劲才从一个没个半个小腿的家伙那得到了些答案。




对方翻着白眼,努力扭头看向走廊处的位置,俄罗斯特工顺着看过去才在一团团升起的浓尘中找到个飞快逃窜的身影。




这家伙逃得可真快。


特工扔下手里的恐怖分子,朝那个影子仓促赶去。




尽管他们之间隔着数米人为制造出来的障碍,但俄罗斯特工气势如虹。既然人类跳远的世界纪录是8.95米,他就应当跳出8.95米。所要做的只是迈开步子,相信自己,在越至高点的那一刻……




看见他的目标被突然击中,从视野里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枪声是从身后传来的,俄罗斯特工落地的时候差点没崴到自己的脚脖子。他龇牙咧嘴的回头瞪向对方。英国人却故作无辜耸了耸肩,一副装腔作势的愧疚模样。




“你的献身精神令人感动,Barnes先生。”




Jarvis挑了挑眉,朝目标走去,他在经过俄罗斯特工的时候顺手将那管风骚的钢笔枪收进上衣口袋。




“只不过我们会认为,适当的利用手边的工具是一项非常必要的技能。”他特地回头揶揄了一把脑袋冒火的俄罗斯特工。




“你知道那个是我们要带回去的人质,对吧。”


Barnes粗声粗气的强调着他们不能带回一个死掉的科学家。




“当然,”Jarvis整了整自己的西装,他用鞋尖确认了一下“目标”已经陷入全然的昏睡中。“所以我用的是镇静剂,Barnes先生,孕婴级别的专用试药。”




可惜英国人脸上的得意没能持续多久,在接下来的一秒钟内,或许是上天为了奖励俄罗斯特工的艰苦卓绝的工作精神。Bucky看见他的搭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方式僵硬了起来,就像是洛杉矶街头那些把自己涂成金色的装作假雕像的艺术工作者。




不管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戏剧冲突,Bucky都决定将Jarvis脸上的表情作为人生珍藏。




“他怎么会在这?!”英国人指着地上的家伙,眼睛瞪大,活像是见到了鬼。




因为我们就是冲着这家伙来的。




Bucky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只顾着走近点好看看现场,就见到英国人低下身子,用手捏着目标那张熟睡的、无害的、没心没肺的脸蛋。




“谁他妈的能告诉我,”




Jarvis指着目标的脸,一字一顿的,额头上的青筋有些显眼。“为什么,Tony Stark会出现在这里?!”




Barnes先生盯了好一会那张被捏的鼓鼓囊囊的脸,然后决定用上自己最矫揉造作的语调。




“我怎么知道。”




他幸灾乐祸的耸了耸肩。“怪我咯。 ”








【三】






昏睡过去的前一秒,Tony还在想着昨晚的六周年结婚纪念。




考虑到定下整个餐厅的主角始终没有登场,空等了一夜的Jarvis或许已经把他的电话打爆了。




这真是个遗憾的故事,如果Tony在这次秘密任务中送了命,他的丈夫Edwin Jarvis就只能孤苦伶仃度过余生,并且艰难的维持他们数以亿记的家产了。光是想想都让人心酸。




镇静剂都没能阻止Tony的噩梦,他翻来覆去的梦到自己作为尸体回到家的时候会接受怎样的待遇。Jarvis说不定会把他从运尸袋里拎出来,大声质问一番缺席晚餐的原由。而且更可怕的是他还不能进行任何的反驳。




这样一来Tony Stark的最后一次嘴炮之战就只能落败告终,就算是在地狱里得知了这个消息都会令他嚎啕大哭的。




噩梦漫长的像是把人生拉长了七倍,Tony从中慢悠悠的转醒。他在前一个人影变得清晰的时候喊上“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接着他的嘴在第二人出现视野内的两分钟都内保持张开的状态,如果不是那人对他打了招呼,Tony很怀疑自己就可以这么瞪着眼睛度过之后的小半辈子。




“Tony。”他的丈夫正一脸阴沉的站在他的面前。




我可能已经死了,被询问的人认真的想。他们的眼神撞在一起,没有声响 ,却堪比惊涛骇浪。




围观者Bucky不想被这沉默的漩涡给绞进去,他先是把视线移开,盯着天花板哼了一会小曲,接着转过身子离开,把备用的火力清了个干净,在敌方的仓库里转了圈研究纳粹的分类方式。




他回到之前交火过的走廊里检查有没有遗漏证据——事实上,他们的子弹光顾了所有能留下弹痕的地方,简而言之全世界都是证据。




即使是这样,等俄罗斯特工转悠回到来的时候,那两个家伙依旧在大眼瞪小眼,他们视线交汇那处的时空都变得有些奇怪了。




Bucky长长的叹了口气。




“需不需要……我先做个介绍?”




他缩了缩肩膀,试探性朝房间里的危险地区走了几步。




“如果我没有猜错,或者说,Jarvis说你就是Tony,所以猜……”他转头看向自己的搭档,指向被绑在椅子上的美国科学家。“Jarvis,这是Tony。”




英国人丝毫没有移开视线的意思,用着机器人似得冷漠语调,“谢谢你了,Bucky。”勉强算是俄罗斯特工能听到的最积极的回应了。




重重的停顿之后,“呃,对,所以我是Bucky。”




美国人对此勉强的抽动了一下嘴角,“你好,Bucky。”他的脸石油泄漏时期的比墨西哥湾还要黑。




Bucky继续向前,他对着搭档的丈夫指了指自己,准备完成握手礼的那只右手在想起对方被绑在椅子上后停了下来。这不是个握手的好时机,至少现在不是。于是那只手在空气中转了个弯,变成了介绍的手势,指向身后的英国特工。




“然后,呃……Tony,这是Jarvis。”




“你好,Jarvis。”




美国人的笑容变得更加扭曲了。英国人对此做了个简短的回答:“你好,Tony。”




那份诡异的、黏糊糊的气氛不断的升温,就在俄罗斯特工想着究竟要怎样的神迹才能让这两个不断用眼睛朝着对方发射导弹的老夫老妻停止的时候,谢天谢地,冷战终于停止了。


争吵于同一时间炸开。




“你他妈不是应该在家里生闷气吗?因为我没有出席昨晚的纪念日晚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看在老天的份上,该死的Tony 不安分 Stark,你该死的怎么会跑到这来?”




“所以昨天你也没有去酒店?!该死的,Jarvis,亏我之前还一直愧疚来着,你知道包下那个餐厅花了我多少钱吗?”


“你可以放我鸽子,我就不能缺席一次吗?还有,如果你在这里,那家里的衣服和奶酪怎么办?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




“你居然还在意奶酪和衣服?Jarvis,你和那个疯熊一样的俄罗斯人绑架了我!!!”吼到这句的时候Tony抽空给一旁的围观者比了个“无意冒犯”的眼神,对方回了个的大拇指,以及释怀的微笑。美国人熟稔的接收了信号,迅速回到战场。




“Jarvis,你绑架了我!你这个混蛋把我绑在聚合木板的硬椅子上!用这个一股化学毒素味的粗糙绳子,我要是得了癌症都怪你的蠢绳子,还有你的……。”


“你当然不会因为一根绳子就得癌症,就像你不会因为床单不是百分百真丝的就磨掉一层皮肤!还有,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啊,Tony Stark,你居然在我面前提到浪费……”




俄罗斯特工放任自己呆在观战区,带着笑容,如沐春风。要让他来说,这种带着硝烟味的斗争要比那种章鱼触角般的冷战要好的多,简直比诺里尔斯克的冬日火炉还更加温暖。




他先是看了一会,这对夫夫大概把所有该说和不该说的东西都抖了出来。




Jarvis的把他们的合作任务和作战计划完完整整的介绍给了对方,甚至包括他们在无意中暴露了自己的小细节,用词精准,语意顺畅,颇有他那爱丁堡古代文学系的风采。


Tony Stark也恰到好处的讲述了美国某秘密机构给予的顾问头衔的故事,以及那个机构的老大——独眼光头仔是如何请求他用美国科学家的假身份掩饰自己的特工顾问的真实身份,假借被绑潜入敌营获取机密的计划。


他还特地强调了美国科学家的身份从理论上来讲是真的,所以准确的说,他用于掩盖真实身份的假身份其实也是个真实身份。




大概是他们争执的实在是太久了,又或者了解太多私密信息总会让人有种迟早被灭口的危机感,Bucky在那两人结束争吵前又出去转了一圈。


他把之前没有时间处理的子弹壳们都收好,加上热熔胶一起,搭了个微型的瓦西里升天教堂。洋葱型的教堂顶完成之前他用光了子弹壳,所以他不得不又找了个死透的犯罪分子再打了两梭。




等他带着自己的微型教堂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争吵的尾端了。Jarvis哑着嗓子,艰难的指责对方。




“你毁了我的秘密任务,Tony Stark,你你就是个狡猾的,自负的、屁股翘的、好看的小混蛋,即使你决定把投给羊驼生活习性研究所的那部分资金都撤回来,我也不会撤回这句话。”




“我才是那个被破坏计划的人,Jarvis,我还是那个被绑架的人,所以就算是你穿上我们卧室衣柜左边第四件的西装,配上第二层收纳抽屉里银色暗纹的的藏蓝色领带,再加上那双你觉得太风骚到不适合英国人扔进杂物室而我却觉得堪称完美的鞋,我也不会原谅你。”




Tony不甘示弱,即使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被砂纸狠狠的揉过。Bucky相当体贴的上前拍了拍那两人的肩膀,终于让那他们找到空隙低下头,该咳的咳,该喘的喘。




“我认为,”俄罗斯特工顿了顿,“现在你们需要的是坐下来好好喝一杯。”




他转过身子,从背包里拿出酒瓶,展示了一圈,“但是我们现在在执行任务,不方便喝酒,”他将瓶子收了回去,“所以我们可以试试别的。”




每次执行任务都将设备带的格外齐全可以算得上是Bucky引以为豪的优势了。




“我带了过滤设备,”一个奇形怪状的玩意被他从背包内拿出,“不管是尿液还是污水,都能通过这个小家伙变成百分百能被饮用的纯水,又或者……”Bucky边低下头讲解,一边抽空再次拍了拍那两人,他都快被自己的热情给感动了。“我刚和总部联系过,他们说附近的林子应该有野兔和鹿,我们可以宰上那么一两只,用它们的血液补充水分。”




接着他抬起头,笑容灿烂。




“所以……同志们,谁想要纯水,谁又想要点鹿血呢?”














【坦白】




“我不认这是个好主意。”英国人深思熟虑,低声道。




Tony敏捷的补上了个瞪视,“你们现在是在美国,美利坚合众国。你们在这个生产了百分九十的超级英雄和垃圾食品爱好者的伟大国度上行动,居然还想瞒着我们?”




他眼神犀利,特地停顿了一下,“你们趁早都坦白清楚了,我们的情报机构就是索伦的眼睛,没有什么能逃过索伦的眼睛。”




“但是在我们绑架你之前,你们好像对我们的计划完全不了解。”俄罗斯特工说道。




“就像是弗罗多和山姆最终还是把戒指扔进了火山里。”Jarvis跟着无情补刀,“没错,Tony,我就是剧透了,告诉过你早点把第三部看完的,谁都知道索伦的戒指被烧了。”




两位搭档合作默契,一唱一和,Bucky抬了抬眉毛,“而且,如果最后赢的是索伦那份,电影的名字就应该叫作黑暗魔君索伦崛起之路。”




美国人被噎了个正在,想了半天都没能找到什么反驳的话,憋了好一会,最终只好摆出副凶巴巴的样子。




“闭嘴吧,弗罗多和山姆。”






【坦白2】




“Tony,你知道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对吧,除了坦白合作之外我们还可以考虑些别的,比如……”俄罗斯特工低下头清了清嗓子,“杀人灭口之类的。”




被威胁的美国秘密机构顾问对此毫无惧意,语气沉着,“Jarvis不会让这事发生的。”他说。




“我不会让这事发生的。”英国人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的搭档。




“那别的手段呢?”




Bucky连着做了好几个手势,是那种尽管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绝对不是什么好预兆的手势。他们交流着眼神,“你觉得怎么样。”Bucky以压低声音的询问做结尾。




“嗯……”




Jarvis沉默了几秒,这个时间足够让一旁Tony Stark的从容慢慢变成疑惑,最后在他睁大眼睛准备质问的时候,英国人敏捷的捂住了他的嘴。




“不,Bucky,”他转头看向Tony,一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摆出了那副Tony非常眼熟的、在超市里挑西红柿的眼神。




一段相当漫长的沉默之后。“我觉得我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英国人如此说道。










【坦白3】




按照电影中的剧情,此时应当有几位幕后推手在纽约上空的航空母舰中相视而笑。但事实是其中一位将桃花九扔在桌上,“跟不跟?”那位借着黑暗掩护肤色的老大说。




“要不起。”另一位脸颊光滑的红脸老大如此回答。



评论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