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Just have a little faith 荷兰绿

婆媳关系……(为您用美声高歌一曲)

yoursteve:

可以看作No eye to see的下篇,也可以独立来看。
1.
'Friday,彼得上周末的日程汇报。'

他默默地站在落地窗前注视着睡衣小子蹦蹦跳跳地离开复仇者大楼,此异常画面正如五分钟前,彼得帕克跟在身后,聆听自己充满父爱与上司双重教育性质的训话时,猛地一回头发现这小子正笑的一脸灿烂。视线往下走去,可以发现藏在牛仔裤后那瞬间熄灭的半个电子屏。

'...晚间七点到九点,定位第五大道Jean Georges酒店。于三十分钟之后返回家中。'

'OK.'托尼转过身,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2.
彼得将自己的无限活力施展地淋漓精致,特别是变身蜘蛛人后,在空中做了几个流畅的侧空翻赢得了不少路人的赞美。在学校,他还是那个平凡到甚至有些逊的卢瑟,不时会收到些不善的眼神。由于他的天才智商匹配不上在学校一事无成的状态,于是当他再次作为种子选手被选入十项全能赛时,难免会触及哪些辛辣的目光,而彼得总是选择攥紧书包带,顺便腾出一只手拉走临近语出惊人的奈德。

'彼得认识哈利奥斯本!'

God!彼得恨不得立刻脱下鞋子塞住他的嘴,但他只能强忍住这样想法,揪着奈德的袖子快步离开,回避周围人的嘲笑或事追问,其中嘲笑好像比重更大。彼得不得不硬着头皮无视,因为奈德说的是个事实,而他的耳朵每多进一个嘲弄的单词,他想解释的欲望就愈发强烈。

哈利奥斯本是我的男朋友!当然他不能这么说,不然下一秒就会出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说:'那托尼史塔克就是我爸爸!'

3.
唔,这孩子最近确实有些不对劲。

托尼打算和彼得进行一场轻松的朋友间般的谈话,聊聊他最近的学校生活以及感情状态,当然感情才是侧重点。

'史塔克先生,我觉得对于您这样的年纪来说,应该适当减少糖分的摄入。'他有些担心自己的用词是否冒犯,小心翼翼地对上了托尼的眼睛后又迅速补充道,'当然,我没有说你上了年纪的意思!我是说...我是说每个人每天的糖分摄入量都得节制。'

托尼放下手中的半块甜甜圈,把粘在手上糖霜蹭在纸巾一角,'Kids,不要管你不该管的事情。如果你觉得它不健康,那现在就把你手里的那一块儿原封不动地还给我。'

彼得欲言又止,托尼本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角色,'再补充一下,这家的甜甜圈被誉为通往天堂的信物,你不能阻止一个人前往极乐之地。当然,是被我誉为的。'

'额,但是史塔克先生...'在嘴炮上不甘示弱的彼得又找到了几个反驳的理由。

被托尼抢先打断,'你确定,你不打算先试试看。'

于是彼得妥协的咬下一口,'Jesus!'伴随着甜蜜的滋味在味蕾泛滥,'真应该让哈利试试这个!!'

好吧,这次的谈话似乎还没开始就要调转枪头了。

托尼不动声色地吃完了剩下的甜甜圈。

4.
'彼得,晚上有没有空来我家拼死星,或者我去你家也行~'耐德好不容易跟上彼得匆匆的步伐,并把手架上他的肩膀。

'额...我想...'他抬手看了一眼表,抱歉道,'你只能单独完成底盘的拼接了。'

'嘿!最近你老是在拒绝我!'

他们的讨论直到校门口,一辆黑色的保时捷面前。司机打开车窗,对彼得以微笑示意。

'OK,我知道,我会完美的完成底盘工作的!'关键时刻,耐德还是非常识时务地把彼得往车前推了推。

5.
待彼得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惊讶地发现坐在身边等待着他的不再是那个酷酷的女秘书,而是哈利本人。顿时一脸局促,尽管他们已经约过几次会,但每次彼得表现地都相当礼貌,甚至他们都没有接过吻。

确切一点说,彼得的初吻都还在。

'唔...奥斯本,哦不,是哈利。'他舌头有点打结,'你怎么突然有空了?'

'哦,来接我的小男友放学这一点让你这么惊讶吗?'他弯起笑眼看向彼得,锁向后者闪闪烁烁的眼神,同时彼得脸红的速度加剧了他的兴致。

'对了...'彼得想赶紧找个轻松的话题,'我被选进校十项全能小队了,下个星期我们将作为代表参加全国赛。'

'为你感到骄傲,彼得。'哈利说道,'那么让我们今晚庆祝一下?'

彼得点点头,他十分期待着和哈利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坐在礁石上对着海平线发一下午的呆,'但不用太隆重,我是说,随意一点比较好。啊!我是说...'

'好,彼得。'他的手附上彼得的手背,在感受到彼得的僵硬后,轻轻的捏了捏他的食指,'那就随意一点...'

'嗯。'彼得用发紧的喉咙答应道,音色都能听得出的紧张。

'去我家吧。'

6.
哈利早就在家里布置好了一切。将彼得引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将精心挑选的红酒倒入自己的杯中,而彼得疑惑地看着他的杯子里躺着的是蓝莓果汁。

'你没有成年,不要看着我。'哈利整理了一下面前的餐具,'我基本的原则还是有的。'

'可是...这样会不会破坏气氛?'

'不会,因为这样的你已经很合我胃口了。'

于是彼得又成功的脸红,埋头于盘子里的食物。

7.
晚餐过后,哈利似乎早有预谋自己把自己灌个半醉。事实上他的脑子是非常清醒的,可他非要表现的像残疾人,不能自己走路的那种。

彼得担心地将他扶去沙发,结果两人双双失去了平衡般摔了进去。彼得立马慌张的撑起身子,怕把哈利弄痛了,并预备借拿水的理由逃离此刻浑身散发着诱人犯罪气息的某人。

等彼得接了一杯水回到沙发前,还是难逃那双灼人的蓝眼睛,他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一副病殃殃的倦态。他把水递给哈利,后者没有触碰到玻璃杯而是整个手包裹住彼得的。

'你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专属他的鼻音更加的明显,手指有意无意地划过彼得的手背。每一寸地移动都搞的彼得无所适从。

'哈利。'彼得只记得这个单词的发音了,跟随他蠢蠢欲动的内心,开始试探性地一点一点接近哈利。直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明显,最后扑打在自己的唇部,隔着空气都能感受到哈利的体温...

'放开那孩子,Mr Green Goblin.'

God,就像是惊悚片的高潮。

8.
哈利瞬间将自己切换为正常人,只不过坐姿还是一般懒散。与身边做的笔直的彼得形成对比。

托尼在他们对面坐下后打开钢铁头盔,以教导主任的姿态凝视着对面两人。

'彼得,我有没有叫你离这个人远一点。'他终于开口道,看了眼一脸无畏甚至还在把玩手里纽扣大小按钮的哈利,然后将目光固定于彼得。

'史塔克先生,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他挠了挠脑袋,'...我和奥斯本先生也是刚刚开始。'

'Kids,你太单纯了,又或许是你的功课忙到没时间理一些八卦杂志。'托尼继续说道,'甚至上一周的某期刊封面还是这个人和他的其中一任绯闻女友一块照的,你想看的话,我叫哈皮买一皮卡给你。'

'奥斯本先生只是表面上...'彼得想要为哈利辩解,被后者突然打断。他的背首次离开沙发靠垫。

'我不想和你解释任何东西。'他又转了转指间的纽扣,'只是彼得,他是我的。'

'嗯哼,这点我们必然不能达成共识。'他以挑衅回应哈利的挑衅。

'那就用暴力解决。'

于是当那个不起眼的按钮被按下后,红黄相间的身影伴随绿色的光同时飞向窗外。在纽约城夜空中不停地交织。

不久,又多了一道红蓝色的光影。

9.
经过那一晚,彼得已经好几天联系不上奥斯本了。

同时这段时间他的日子也相当充实,一边忙着十项全能赛的准备,一边史塔克加大了对他的体能训练力度。

'Gosh...'好不容易完成一天的任务,化身蜘蛛侠的他靠在平常换战衣的巷子的墙边,绝望地看着手机。

哈利一定是厌倦他这个麻烦的小屁孩了,他隔着面罩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彼得,你在哭。'凯伦突然开口道,'检测类似眼泪的成分。'

'没有,那是我打的哈欠。'

'你的声音听起来也和平时不一样。'

'凯伦,或许我只能和你透露一点心事。'他向头顶的高楼射出蛛丝,坐上突出的窗檐。

'你可以对我说任何事情。'

'唔...我感觉自己搞砸了一切,米歇尔即将顶替我的位置参加全国赛,我在训练中的失误也让史塔克先生越来越失望。'他叹了口气道。

'但是这些都不是导致你情绪低落真正的原因,它们是结果,对吗?'

被一针见血的彼得愣住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点点脑袋,'是哈利,他可能生气了。或者已经单方面对我分手了。'

'我不会说话安慰你。但我能通过分析一组来自哈利奥斯本看见你时产生的生化反应数据,比对概率后得出他对你是真心的结论。'

凯伦的话使彼得稍稍振作并激动了一下,'真的吗?凯伦!'

'纯粹的胡编乱造。但是能给你一点信心。'

'哦...'

'彼得,你缺乏的永远都只有信心。'

10.
当晚临睡之前,彼得又想到了凯伦最后那一句,'你缺乏的永远只有信心。'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哈利...

或许他不该再这么意志消沉下去,是时候做出改变,让哈利和史塔克先生看看,他能承受的东西远超十六岁年龄的限制。后来,突然的开窍让他一晚上辗转而眠。

12.
'是超弦理论。'彼得抢答完毕,抱着话筒自信地看着观众。

几秒后,观众席迸发雷鸣般的掌声,米歇尔从候补席带头站起。接着主持人开始宣读最终比赛结果,彼得帕克作为主力的小队完美得取得当年的冠军。

当彼得被推搡着捧着奖杯与大家合照,观众席再次骚乱。

'看哪!是哈利奥斯本!'

'他居然会出现在这!!天哪,一会儿我得冲上去要个签名。'

彼得像成了尊雕像,维持着捧奖杯的动作,同时看着哈利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

主持人拍了拍脑袋,像是遗漏了什么似的,'对了!忘了介绍,本次全国总决赛的赞助商,奥斯集团的董事长。我也是在一个星期之前才得知这个消息的。再次感谢哈利奥斯本先生。'

'奥斯本...'彼得的声音被场内的喧闹盖过,但哈利还是能分辨他的嘴形以及他喜悦到无可名状的神情。


“看看我能为你做的,彼得。”哈利也以口型表示。

主持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致辞,站在舞台中央的哈利却什么也听不见,他的所有感官似乎都被手心传来的温度屏蔽,而他要做的就只是更加用力地回握住那只手。

13.
至于托尼,毕竟婆媳关系是个永恒的话题。



愉快的疯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