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不要羡慕我,即使我是XXX的醋

哈哈哈哈哈哈醋的惨痛人生反深你太牛了

喻反深:


by反深



我是你们的醋,我胃自己带盐。


我不是调味料,我很……虚幻,但是呢,近年来我总被一个人频繁地吃来吃去,吃完吐出来,吃完吐出来,哈哈,我也是有醋权的好不好,来来回回的你是要搞我?


这个人叫朴灿烈,据说是个大势爱豆,可是我……不喜欢他。


这人吃醋的频率比你们吃土的频率还要快啊!


我在他同公司前辈金希澈那儿做醋的时候,朴灿烈就吃过我好几次。比如有一次,朴灿烈跟边伯贤在路上遇到金希澈,正常人遇到朋友都要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嘛,边伯贤就想跟金希澈握手,结果你猜怎么着,朴灿烈竟然隔着边伯贤的手跟金希澈握手,当时我整个醋都被朴灿烈吸到肚子里了。


你懂那种感觉吗?那种一下子被吸入的感觉。


除了前辈,朴灿烈连队友的我都吃!
那是一次颁奖典礼,我那段时间在做金钟大的醋,当时金钟大很随意的想要揽住边伯贤,你们都懂吧,就是那种兄弟之间友好交流的小动作,结果朴灿烈这家伙竟然把金钟大的胳膊推开,自己把手放在边伯贤后腰上。


当时我……再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瞬间吸入。


不过他吃的最多的不是金钟大的我,队内他最常吃的是吴世勋的我啊……


就比如说前段时间他们录的那个综艺——认识的大兄弟,边伯贤说EXO里身材很明显完全赞的是世勋,有句话说的好,男人得鼻子大。


作为一个醋,我也不是很懂这在人类的世界有什么深层含义,总之EXO其他成员反应都很大,尤其是队长金俊勉,我看他的表情唰的一下就变了!


想必平时也很为这群人操心了……


这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正在缓慢脱离吴世勋的身体。


我紧紧抓住吴世勋的衣角。


放过我吧!谁又吃吴世勋的醋了!?发生啥事儿了啊就吃醋!?我还没有在吴世勋这儿待够呢!


我下意识看向朴灿烈,就见他收敛了一切表情,视线一直投向边伯贤。


我:……


哈卖批的,果然又是你。


然而边伯贤接下来又说:“我跟世勋关系很好的,我还咬过他的屁股。”


此话一出,再一次,我,以每秒五十米的速度摔进了朴灿烈的肚子里。


我双臂颤抖着爬出来,刚才的瞬移让我有些吃不消,我跌坐在地上,看见朴灿烈正咬牙切齿地把头偏向一旁,与周围哄笑着的人群形成鲜明对比。


我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突然听到一丝微弱的呻吟。寻声望去,我看见朴灿烈的头顶上有什么东西……碎了。


我努力辨认了一下,差点尖叫出声!


这不是朴醋坛前辈吗!


我赶紧顺着朴灿烈的裤子一路爬到他头顶,却见朴醋坛前辈瘫在空中,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前辈!!!”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我没忍住哭了出来,眼眶通红地跪在地上,“前辈……你,你怎么……”你怎么碎了……


“是吴小醋啊……”前辈气息微弱地开口道,“你……你前段时间不还是金小醋吗?”


“我被朴灿烈吃了……”我哽咽着说,“现在我在吴世勋那里工作。”


“没事……都挺好的,”朴醋坛前辈缓了口气,继续道,“他们……都长的好看。”


“前辈,你别说话了。”我试着把他捡起来,但是他已经碎成渣渣,稍微一用力就会碎的更厉害。


“别忙活了……”朴醋坛前辈慢慢闭上眼睛,“这些年,我被朴灿烈打翻了太多次,这次他摔我摔的太狠,我也该碎了……”


我泪流满面,哭着说:“前辈!你别走!”


“很快就会有新的醋坛子来接替我的,你别难过了……”前辈的声音越来越小,“不管你是金小醋还是吴小醋,或者是其他什么醋……咳咳,你,你要谨记……远离……朴……灿烈……”


前辈的声音在空中久久回荡,不一会儿,前辈化为一片醋色的光芒,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那位和蔼可亲的前辈,永远离开了我。


“朴!前!辈!”


全世界仿佛只剩下我悲伤的哭嚎。


……


现在,我是X小醋,我经常换主人,因为朴灿烈总是无时无刻随时随地在吃醋,以至于我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了。


由于业绩突出,办事效率高,我获得了今年的优秀员工称号。


我的心里一直记着朴醋坛前辈的话,可是要我离开朴灿烈,我发现,我做不到。


因为,我已经被朴灿烈深深记住,并且经常食用。


或许过几年,我就会因为浓度不达标而被辞退了吧,说实话,我现在真心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虽然那样我会很心疼接替我的后辈……


不过,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做朴灿烈身边的人的醋。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