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将军x纳泽]Tell me what you want me to say(3)

北极圈圈长秦贤:

*ooc有,私设有。养父子梗。纳泽少年时期造型是小飞设定。


*推荐bgm《no light,no light》


*cp群群号:661444112
来群给各位表演杂技看。求你们了。


*前文:
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111edc6


3.
地方指挥部没有总部那么气派。


最近奥克图拔一直在忙着两边跑。他升了职,要处理的事比想象中还多。


纳泽也一样。


庞大的工业遗产留下的后续问题搞得年轻人焦头烂额,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奥克图拔家,连同那件“收养”的事也遗忘在角落。


偏偏今天出现意外。


“Sir?”下属站在奥克图拔后面,对他小声的低道,“Ummm…您的男朋友在停泊区等您。”


男朋友?


奥克图拔因为这个称呼皱皱眉,他想起来会这么说的可能只有纳泽,于是朝下属点点头,收拾过手头上的事,转身往停泊区走去。


通往停泊区的走道尽头。


少年仰头贴在墙面,漂亮的颈部曲线令人看得心动,奥克图拔只敢匆匆忙忙扫过一眼。


“怎么了?”


低沉的声音惊动了少年,少年转过身,那双眼睛直直盯住奥克图拔。


“来找你。”


他的话语总是简洁。


奥克图拔才发现少年那一头嚣张的银发被染回了黑色,刘海温顺的搭在额前,令少年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不少——似乎是认识奥克图拔几天后,纳泽就把自己的头发弄成了现在这样。


原因是什么,奥克图拔不想深究。


“纳泽,”男人走到纳泽身边,他选择忽略过了纳泽之前说他是自己男朋友的事,“出什么事了?”


“Nope.”纳泽摇摇头,他指向一边属于他的飞行器:那很符合从前纳泽的风格,大红嚣张得让人不悦,道,“跟我走。”


奥克图拔不明所以的跟在纳泽后面。


少年的身形如此瘦削单薄,奥克图拔都不忍心多看一眼。


飞行器内的设备冰冰冷冷,奥克图拔不知道纳泽把目的地预设到了何处,他只感觉到坐下来时起飞的振动,随即大约是进入了跳跃点,整个人都在被缩放拉伸。


不过一分钟内,他们大概是在某个星球着陆了。


纳泽吩咐过人工智能后续工作,随即走到操作室尾部,墙面随着他而走动折叠变化,显露出两套特殊材质做的防护服,“沙丘不适合裸露皮肤。”


言下之意是让奥克图拔把防护服穿上。


奥克图拔没想到纳泽会带他来沙丘——位于H408星系的一个著名星球,这里常年高温,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资源而被人类占据。


“我祖父留下的工业遗产就在这里。”


刚穿好装备的奥克图拔听到话不禁一震,他猛地抬头,正对上纳泽伸来的手:替他安装通讯器。


少年指尖冰凉,令奥克图拔呼吸一滞。


纳泽只好讪讪收回手,心里想原来奥克图拔的皮肤是柔软的。


这莫名其妙的念头。


两个人都被各自的想法弄得心猿意马。纳泽连忙转过身去,他打开舱门,苍凉的沙漠景色逐渐展露出来。


“我做了调查,”少年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像是电流往奥克图拔的听觉里溜走,“沙丘大半个星球的归属权,都在我祖父手里,并且他奴役了这里的原住民,迫使他们在工厂里工作。”


防护服踩过沙粒,留下脚印,奥克图拔在纳泽旁边,等待着少年的下一句话。


“沙丘原住民没有自我意识,严格意义上来说,使他们做工并不触犯星际条款,”纳泽顿了顿,继续道,“但是奴役这件事已经传出去了,所以才进一步引起公愤。联邦的意思是他们可以负责平息各方势力的怒火,我需要跟他们合作,解放沙丘原住民,推动这些原住民的各方面发展,让工业也能得到更新。”


奥克图拔大约听懂了纳泽的意思。


他放眼望向辽阔景色,高温产生绚烂的孤独世界正在旋转的错觉,停顿了半晌,男人突然发声道:“你心里应该有选择了。”


“是。”纳泽收回视线,目光放到奥克图拔身上,“可我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Neza,”奥克图拔拍了拍纳泽的肩膀,他转身向返回飞船的路走去,“无论怎样我都会支持你。”


纳泽猛地回转头,直直盯着奥克图拔的背影,平静发问道:“无论怎样?”


“无论怎样。”


迷茫的少年在茫茫沙漠里,第一次看清了他的路。


————————————————————
时间过得太快对于宇宙来说已经不是秘密。


奥克图拔最终还是收养了纳泽,起码名义上来说,奥克图拔是纳泽的养父。


这件事基本没人知道。


纳泽早早的大学毕了业,他和联邦的合作非常成功,而这样的成功却被他用来换取了去奥克图拔身边的机会。


报道那天把奥克图拔吓了一大跳。


“Sir.”


男声有点熟悉。奥克图拔正把注意力都放在资料上,他以为是哪个下属来汇报情况,只是摆摆手,应下一声。


身着绿色军装的高挑年轻人抿紧嘴唇,又道:“我是您的新任助理。”


助理?


奥克图拔皱起眉头,他抬起头去看声源,来人让他愣怔在当场。


“Sir,我叫纳泽。”


视线对上的那一刻,气氛顿时变得十分怪异。


纳泽一身绿色军装,利落的黑色板寸使得他拥有一些特属于军人的冷硬气场,那双曾经阴冷的眼睛也终于学会匿藏灰暗,平静如死水一般,要不是脸上的肉强行把稚气留住,奥克图拔真的会以为这个助理是上面指派的精英人才。


一个庞大工业的管理者,为什么要来军部做小小的助理?


奥克图拔终究没有问年轻人原因。


从那以后纳泽成为了奥克图拔的得力干将。


“Sir,会议参与人员已经全部到场,您可以过去了。”


注意力被年轻人平直的语气强行拉回,奥克图拔把显示屏幕关闭,他看了一眼纳泽,又将军帽戴上,起身离开办公室。


纳泽至始至终跟在奥克图拔身后。


会议主题是有关于外星侵略事件,联邦要求奥克图拔必须尽快解决问题,所以他才把几个行动队的领导者全部召集起来,准备协商作战计划。


纳泽身为奥克图拔的助理,早在开会之前就把所有资料都替奥克图拔准备好。他原本以为这场会议会按照预料中那样进行得顺利,谁知道接近尾声时突然有人提出反对,奥克图拔还把严肃地把对方提出的反对驳回了。


奥克图拔主张的是能和侵略方谈判最好,毕竟纵观全局,谈判带来的利益多过于战争给的好处。而反对的那位是个好战者。


纳泽在会议结束后对反对者多留了个心眼。他和男人擦肩而过时,听到对方压低声音骂道:“妈的!又是个不懂作战的傻缺!”


纳泽顿时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


反对者没想到纳泽会在他旁边停下,他本能反应的也顿住,奇怪地望着纳泽。


年轻人有双漆黑的眼睛,以及盯得人头皮发麻的视线,反对者不禁打了个冷颤,宛若被丢进冰川那样,深觉寒意刺骨。


“What……”


男人话还没说完,纳泽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
那天会议让行动队队长埃德的名声大噪,特立独行的反对声音引来不少好战者的强烈支持。


他并不知道暗处有双眼睛盯上了他。


夜班之后,埃德按照惯例走过去向停泊区的连廊。


也许是疲累了整天,这位队长根本没注意到偌大一个空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脚步声诡异地撞击墙面,身后灯光突然开始连连熄灭。


“What the…fuck!”


男人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不知所措,出于安全考虑,他忙着往后退,黑暗却步步逼近,其中好像蛰伏着一只野兽,伺机而出,企图大口将他吞噬下。


“Shit!是谁在那里?!”


军部的电力安全设施十分完美,如果不是人为操控,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状况,而有能力这样做的人……想到这里,埃德一时慌了神,他手忙脚乱地拔出枪,一边往前跑,一边回头张望,喘息声中莫大的惊恐被无限放大出来。


最后一节走廊,莹蓝色光亮忽明忽暗。


埃德的注意力都放在身后,还没察觉到异常,他踏入这片区域的瞬间,猛地撞上一个男人。


“Fuck!”


这巨大冲击引得埃德大叫,枪口第一时间内就对准了来人,没想到对方比他先一步行动——一手一把扼住埃德手腕,疼得他呲牙咧嘴,不得不松开枪柄。


金属物质砸到地面的那刻,埃德的瞳孔也猛然骤缩,眼前这个气势凌厉的年轻人,正是那天会议上一直站在奥克图拔身后的纳泽。


埃德突然听到自己的心发出了“咯噔”一声。


“该死,居然是你他娘在搞鬼?”


微弱光线下年轻人的轮廓难以避免地变得柔和,和那双阴冷又平静的葡萄眼相比,实在令人感觉格格不入,还有点强行逼人面临恶寒的意味。


纳泽听到埃德的话,下意识挑了挑眉尾,像是对对方的话表示赞同。


“你这样胡作非为是……”


埃德的话还没说完,纳泽捏紧他手腕的手突然狠厉一转,骨裂声清晰传到空气里,随即是一声哀嚎。


痛叫声太过于惨烈。


纳泽稍稍歪头,对此毫无动容。像例行公事那样,他松开埃德,五指蓦然收紧,一拳就朝对方砸过去。


起初埃德还可以反击,身为一名行动队队长,他的肉搏能力自然不会逊色于常人,可纳泽比他狠得太多,竟然跟算好了似的,知道他要怎么打,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每每打上一拳,都疼得埃德叫也叫不出声。


一波攻击下来,男人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站姿不稳。


埃德痛苦地捂着腹部伤口处,他大概还觉得自己有些胜算,居然忽地抬脚迅速踢向纳泽,纳泽立马弯腰避过,在瞬间之内找到着力点,拳头重重击打向埃德受伤的地方,对方终于不堪重负地倒地,逐渐因为疼痛而蜷缩成一团。


纳泽蹲下身去看他,森冷的视线拍打在男人脸上。


“听着。”


他一把抓起埃德的头发,强迫埃德集中起注意力。


“你应该学会管好自己的嘴。”


“奥克图拔长官,绝不是你能侮辱的。”


年轻人的眸光幽暗,盛着几分焰色。


“不要再有下次。”


“我确定你承受不起我的怒火。”


话语终了,纳泽以最沉稳的姿态重重把男人的头甩向地面,力道却还是忍了几分。


男人彻底地晕厥过去。


纳泽见状长长吐了口气,他抬起视线——那双漆黑的眼睛如墨似染,几乎要和跟前的黑暗融在一起。


年轻人声音幽幽响起,平稳的陈述到。


“你要感谢长官宅心仁厚。”


如果不是考虑到会阻碍奥克图拔的政治前途,恐怕现在埃德就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纳泽将唇线抿成一字,他停顿半晌,最后起身,把男人拖走。


——他不愿意做的事,我来替他做。


————————————————————


直到正式的作战计划出来之前,行动队队长埃德一直奇怪的保持着缄默状态,反对党因为失去了领头羊,也渐渐消停了下来。


奥克图拔怀疑是纳泽在背后做了什么,可由于掌握不到证据,也只能作罢。


战时谈判进行得十分顺利,在奥克图拔成功拉拢新的外星势力后,原本暗中抱团的反对派不知为何突然放弃偏见,表现出坚决拥护奥克图拔权威的态度。


奥克图拔猜这其中怕也有纳泽的功劳。


几天之后,埃德向上级递交辞职报告,奥克图拔因为这个把他叫到办公室谈话。


“Captain Ade.”


男人背着手站在舷窗旁,侧脸的轮廓被太空投来的黑暗模糊去不少,“我知道之前的会议我们有过不同意见,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你的耿直和智慧,而无论是我,还是联邦,都希望你能留下。”


奥克图拔低沉的声音一响起,埃德不由得一颤,纳泽那句“感谢长官宅心仁厚”,死死烙印在他潜意识深处,似乎时刻准备带着死亡冒出,只要埃德轻举妄动,就抹杀掉他的存在。


“抱歉,Sir.我的家人需要我。”


埃德这话说得实在敷衍。


精明睿智的长官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对方的异常。


奥克图拔紧紧皱起眉头,他回转身来,那双深邃的藏青色眼睛把目光直直朝埃德逼拢,平直问道:“Captain,你应该明白我想听你要离开的真正理由。”


这口气让埃德瞬间想起那晚纳泽阴森的声音,以及他骨裂的痛感——该死的,这两个混蛋是一对吗?!怎么一个赛一个的讨厌。


强烈的大脑活动和心理压力令埃德忍不住骂出声,他一拳砸到奥克图拔的办公桌上,淤积的愤令他爆发似的吼道:“你他妈应该问问你的“小恶犬”!长官!”


“恶犬”这个称呼让奥克图拔下意识把眉头拧得更紧,他奇怪的发问:“你说Mr.Neza?”


埃德一声冷笑,“看来长官很清楚发生什么了!如果要让我留下,麻烦叫您的Mr.Neza来给我道歉!”


果然和纳泽有关。


奥克图拔心里在顷刻间就有了判断,他看埃德转身想往外走,立马喊住对方。


“Captain Ade,你的辞呈我同意了。”


埃德一时没反应过来,“What…?”


“Mr.Neza没有理由跟你道歉,也不会给你道歉。”


奥克图拔说得铿锵有力,语气强硬到压根不容许人质疑,“我的人我很清楚他为什么做这件事。”


“辱骂上级、集结反对势力…每一样都不是你这样的人才该做的事,但你做了,必然清楚别人一定会知道。”


奥克图拔之前当然也听说了埃德私下集结势力,想背着联邦和外星侵略者对抗的事——闭口不谈确实是他宅心仁厚。


“这些事我不会再追究,有关Mr.Neza的事,我也不会退让,如果你想要投诉或者举报,我时刻等待上级审判。”


“以上。Mr.Ade,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长官的威严逼迫着埃德离开,埃德因为奥克图拔的话气得发抖,他咬牙切齿的握紧拳头,最终不得不选择不再逗留。


自动门关上时,奥克图拔坐回位置,有点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他接通指挥部主厅的通话线路,道:“Mr.Allen,通知Neza来我办公室一趟。”


——————————————————
沉闷气息随着年轻人走入而愈发浓重起来。


奥克图拔节骨分明的手指撑着下颚,他直奔主题道:“告诉我你对Captain Ade做了什么。”


纳泽没有想隐瞒奥克图拔的意思,立马回答道:“我打了他。”


这回答的风格实在太符合纳泽了,奥克图拔恍惚间有种看到了从前站在他家门口的银发少年的错觉。


“你把他打成了重伤,然后送去了医疗区?”奥克图拔都能想到纳泽下手到底有多重,天知道年轻人到底为维护他做了什么残忍的事。


“Yes.Sir.”纳泽答道,“看在您的份上,我留了他一口气。”


这哪里是看着奥克图拔份上,这怕是看在上帝的份上吧。


奥克图拔觉得头疼得不行,他就知道那天军部的所有记录都被篡改过,毕竟所有数据被都处理得太过完美,只是奥克图拔居然忘了纳泽有多天才这件事,才会没想到是纳泽动了手脚。


“你知道其实没有那个必要,Neza.”


年轻人不发话。


奥克图拔叹了口气,他妥协了似的起身走到纳泽旁边,舔舔嘴唇,道:“我不是想要责备你,boy.”


“我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


“我会保证我自己的安全,Sir.”纳泽道。


“Wrong!”奥克图拔提高了声音,他一想到如果联邦要彻底查清这件事,搞不好会旧账新账一起算——借机除去沙丘大半个星球的官方继承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你压根不清楚我在担心什么,Neza!我不是在说锱铢必较的Ade会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清楚联邦对你虎视眈眈很久了!”


联邦之所以答应让纳泽到军部来,不仅是纳泽用沙丘的工业利益换取的成果,更是要把纳泽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I know.Sir.”


纳泽的重点更偏向于:奥克图拔是在默默关心他的。


“Listen to me.Neza.”奥克图拔离纳泽距离太近,他说话时的诚恳就像来自于地球本土酿造的美酒,想要品尝又过分遥远,“Don't!Do!That!Crazy thing!Again!IM NOT YOUR BOYFRIEND!”


纳泽因为这句话彻彻底底怔住,他后知后觉地点头,然后离开奥克图拔的办公室。


奥克图拔望着年轻人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抿紧嘴唇。


——如果有必要,如果他失去这个年轻人,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换回。


办公室门外。


纳泽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


他想奥克图拔一定没有意识到,刚刚奥克图拔在用词时,用的是“boyfriend”,而不是“father”——哪怕他们确实已经是养父子关系。


奥克图拔的潜意识里,大概也是喜欢纳泽的。


纳泽破天际的笑了一笑。


黑洞吸入光亮,太阳濒临死亡。


年轻人变成了开在无尽宇宙中央的花。


冰冻在虚无里,灿烂盛放。

评论

热度(50)

  1. 列圣审查官北极圈圈长秦贤 转载了此文字
  2. brilliant北极圈圈长秦贤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