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奥克图拔将军x纳泽队长]Heartbeats fast

捏脸!!!摇尾巴!!!!我要为您高歌一曲!!!

北极圈圈长秦贤:

*ooc有,私设有


*让我大喊一句小队长忠犬样太可爱了吧,脸上肉真的看起来好好捏啊x


纳泽曾经被同事们私底下称为“指挥部一枝花。”


有关这个称呼,奥克图拔比纳泽先知道一步。


听说“一枝花”这个说法,是纳泽家乡的古老形容词,奥克图拔认为,那大概和“beautiful boy”之类的词差不多。


这样形容纳泽倒也不过分。


纳泽确实是个漂亮的男孩儿——这是奥克图拔近距离观察后得出的结论。因为纳泽基本不会在一个正确的距离范围内和奥克图拔谈话,以至于每每奥克图拔转头去看,都不难发觉这个年轻人有着一双漆亮的眼睛,以及精致的脸蛋。


最近奥克图拔还察觉到年轻人脸上又长肉了。


纳泽并不胖,甚至可以说他的身材是十分标注的,而脸上的肉,那真是基因所致,纳泽怎么都摆脱不掉,这带来的后果就是:每当他冷脸工作时,总有一部分欠扁的人觉得,他像个气呼呼的小朋友在发号施令。


奥克图拔正巧就是一部分中的一个。


纳泽成为奥克图拔的心腹的时间,大概有整整五年。五年以来,纳泽一直是一名出色、称职又听话的下属,他身上没有过年轻人该有的活力,在奥克图拔看来,纳泽冷静,向来雷厉风行,他的做事风格在某些方面远比奥克图拔自己还要果断——甚至许多事情,都是纳泽在背后偷偷替奥克图拔扛下压力,做了最完美的处理。


而奥克图拔呢,他是位好上司。如果要让纳泽来说的话,有关奥克图拔的赞美之词,纳泽说上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简而言之,他们两个人这五年来从来没有任何看不顺眼彼此的地方,他们默契十足,又懂得拿捏何时该进,何时该退的分寸,从不跨过他们认为安全的暧昧范围。


于是奥克图拔也保持了五年的好奇心,他其实太想要捏一把年轻男孩的脸,可是每每产生这种想法,奥克图拔还是生生忍住了。


由此可见将军不愧为将军,自制力真是好得不行。


这样好的自制力一直持续到了昨夜。


指挥部工作人员的假期从来不太一致,难得这回大部分人放假的时间都赶在一起,在韦勒瑞恩特工的建议下,有人组织了一场假前party,却不知道哪个天杀的,叫来奥克图拔将军,以及肯定会跟来的“贤内助一枝花”队长纳泽。


其实请来奥克图拔将军不是一件大事,因为奥克图拔在私下从来平易近人,起码他是个交际老手,下属和他聊天不会怕气氛尴尬。


所有人怕的都是严谨、一丝不苟的纳泽队长,显然,只要纳泽在的范围内,他会自动释放出“生人勿近”的气场,弄得大家都不知所措。


纳泽本人却无所谓得很,反正他只是来看将军的,其他人的狂欢只要不涉及选择问题,都跟他没关系。


可怜的痴情男孩就这样坐在一边安静注视着他的上司,直到party散场,他才和奥克图拔一起离开。


聚会地点是在城市最繁华地带的低层。


全息投影下的世界光怪陆离,自打奥克图拔自进具有诡异风格的巷里,他就发现光线把身边年轻人的脸照射得不太对劲。


年轻人一直乖乖跟在上司身边,他坚毅的轮廓在暗色光里显得意外柔和,奥克图拔看着看着,不自觉停下脚步,紧紧皱起眉头。


酒精在中年男人的血管中起了作用,引起肾上腺素刺激整个感官,他看见世界如同万花筒那样颠倒变换,唯一能让奥克图拔聚焦的,变成了纳泽年轻精致的面庞。


纳泽不说话的安静模样能够让整个宇宙都瞬间沉寂下来。


奥克图拔觉得世界也没了声音,他只是在胡乱的想:他这位得力干将的脸应该很好捏。


想着,男人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捏起纳泽脸上软肉。


“将军?”


纳泽瞬间瞪大双眼,他被似乎喝醉酒的将军这个动作搞得猝不及防。


“嗯。”


奥克图拔没有要收回手的意思。


他本不该让这种情况发生,可见鬼的是,他现在不仅是想捏纳泽的脸,他还想要亲吻年轻人的嘴唇。


那该死的性感。


奥克图拔吐了口气,大约是怕自己难以自持,终于放了纳泽的脸,他顿了顿,将袖上皱褶整理好,快速调整自己的状态,沉声道:“纳泽。”


“走了。”


纳泽没反应过来。


他摸了摸自己刚刚被奥克图拔捏过的地方,久久看着奥克图拔的背影,难以回神。


他刚才藏住了他的耳朵和尾巴了吧?


好险。幸好他藏住了。不然在上司面前晃起尾巴,那不就把他自己的心意暴露了吗。

评论

热度(70)

  1. brilliant北极圈圈长秦贤 转载了此文字
  2. 列圣审查官北极圈圈长秦贤 转载了此文字
    捏脸!!!摇尾巴!!!!我要为您高歌一曲!!!
  3. 匆匆将至北极圈圈长秦贤 转载了此文字
    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