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房东先生,请出去

房东先生很可能会被告

喻反深:


by反深


边伯贤想搬走了。


虽然现在这个公寓每个月只用交一千块钱,平时出行购物什么的也很方便,但是,这间公寓的房东……


是个流氓。


就比如今天早上,边伯贤正在刷牙,忽然感觉一只手从自己的腰间抚摸过去,甚至有一路向下的趋势……


边伯贤拿着牙刷的动作顿了顿,放下牙缸,随即转身来了一记回旋踢。


“唔……”身后对边伯贤动手动脚的房东先生瞬间被踹翻在地。


“房东先生,下次再这样,我踢的可就不是你的肚子了。”边伯贤冷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一坨,目光逐渐聚焦在他的下体上。


“呜呜呜呜……伯贤你好狠的心……”房东先生双手攥着边伯贤的裤脚,扭了扭身体把下半身的重要部位掩盖住,各种嘤嘤嘤。


“请你出去。”边伯贤捏了捏指骨,骨头“咯咯”的响声在浴室里传来回声,显得有些渗人。


房东先生抹了一把眼泪,一米八五的身体半跪在地上慢吞吞的挪出浴室。


边伯贤“哐”的一声关上门。


房东名叫朴灿烈,是个书店老板。他身高有一米八五左右,长的也挺帅,按理说,这种类型的人应该挺招女孩子们喜欢的。


只可惜,房东先生是个gay。


边伯贤并不觉得gay有什么,所以他当初住进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顾虑,然而,房东先生每天都会对他进行各种“性骚扰”。


摸摸小手啦,摸摸小肚子啦,摸摸小贤贤啦……之类的。


简直不能忍。


幸亏,边伯贤是个合气道教练,别看边伯贤这小身板挺瘦弱,揍起人来还是很勇猛的!


这也是房东先生最无奈一点。


又接受了房东先生一个星期的骚扰,边伯贤终于忍受不住,决定搬出去另找公寓了。


“我要搬出去,这个月还没住满,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月的钱。”晚上,边伯贤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的提出这件事。


“为什么!”房东先生瞪大眼睛,“你不爱我了吗!?”


“抱歉,”边伯贤眼角抽搐了一下,“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房东先生沉默了。


边伯贤琢磨着要不要直接走人。


忽然,房东先生剧烈地咳嗽起来,然后,边伯贤就看见房东先生慌忙的抽出几张纸巾掩饰自己的表情。


边伯贤的面瘫脸有些松动,“你……需要我给你倒杯水吗?”


“没事没事……”剧烈咳嗽之后,房东先生虚弱地靠在沙发背上。


边伯贤惊恐地看着纸巾上沾满的血迹,猩红色的血液在白色的纸巾上显得格外刺眼,“这……这样叫没事吗?我送你去医院?”


“不……不用……”房东先生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他还是坚持着说:“听说你要走,我这旧疾又犯了,伯贤,就算你讨厌我,你能不能别走啊……我不会再对你动手动脚的。”


房东先生此时看起来特别特别可怜。


“……”边伯贤心说,你都这样了我再不答应,那未免太没有人情味儿了,于是,边伯贤只好说:“那好吧。”


“谢谢你……”房东先生露出一个苍白而又欣慰的笑容。


稍作休息后,房东先生慢吞吞地移动到厨房去倒水喝,边伯贤在客厅,打算收拾一下刚才他用的纸巾。


指尖不经意碰到上面粘着的血迹,边伯贤微微蹙眉,凑过去闻了闻。


艹,番茄酱。


“朴!灿!烈!”


公寓里传出一声怒吼。


“你他妈给老子滚出去!”


……


就这样,房东先生,被自己的租户撵了出去。

评论

热度(58)

  1. 列圣审查官反深 转载了此文字
    房东先生很可能会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