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将军x纳泽]Don't you wanna be my soldier

你看不见我疯狂的表情!!!!!!我当场!!!!爆炸!!!!!!!

秦贤:

*情人节献礼


*这是辆假车。ooc有,电影产物。全文小队长和将军的设定都是凭我个人对角色的理解来的,不接受撕逼


办公室。


奥克图拔站姿总是笔直,光线勾勒下,有种说不出的好瞧。


“将军。”纳泽立于身后,目光流连过半晌,才道。


门是有自动识别能力的,纳泽的进入并不需要提前知会奥克图拔,他是唯一一个享有这种特权的人。


奥克图拔回过身来,他望见男孩一如既往自然和他对视,倒没有什么言语,只是直接与男孩擦身而过,坐回了办公的位置,纳泽看见他调出操作页面,将门锁了个死。


纳泽一时疑惑起来——将军跟他谈恋爱以后,似乎脑回路都和常人不一样了。


“纳泽。”


男人低沉的声线在第一时间就吸引了纳泽,他望着奥克图拔,意外发现对方坚毅的目光好像时时闪着动人的光泽,几乎要把他吸引进去,而一个上司,怎么可以如此犯规的引诱下属。


“将军,有什么事吗?”


男孩说话永远都近乎公式化,他在外人面前冷静沉着,而只有奥克图拔的视线能够看透他的灵魂,得知他冷静的背后藏着些什么。


“有关于今早事情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奥克图拔十指交叠置于桌前,他威严又不乏温和,中年男性的成熟魅力总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你做得很好。”


男孩一直做得都很好,这点奥克图拔从来都深信不疑。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将军。”身为一个听话的成功副官,也许纳泽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在奥克图拔身边工作时,无论汇报情况还是老实跟随,总会本能的收敛雷厉风行的冷漠模样,奥克图拔几次觉得纳泽这样过分乖巧的样子,实在很是可爱。


两个人交换过视线,奥克图拔便决定不再谈工作上的事,他把纳泽招呼到身边,稍稍迟疑了下,道:“脱下你的衣服。”


纳泽以为他幻听了。


工作时间那么久,他还是第一次没把表情管理好,一时疑惑地朝奥克图拔望去。


奥克图拔却十分认真的回看他,仿佛刚才只是说了什么工作命令。


好吧。纳泽暗暗抿唇,他想将军的命令就是他的路标,前面是条死路,那也得继续走下去。


何况只是脱个衣服而已。


纳泽脱起衣服跟他穿衣服一样迅速,奥克图拔也不是没见过他熟练的动作,只是在办公室里,多少就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人种不同,男孩的皮肤白皙光滑,和他有意管理的身材相比,衬得整个人散出年轻人该有的新鲜与活力。


奥克图拔跟男孩做过不止一次,而每一次都在想,他这位小队长身上要是多了什么伤疤,真是会因为太显眼而遭人心疼的。


纳泽将双手背在身后,一双眼始终看着奥克图拔,似乎在告诉对方,自己已经脱完了。


奥克图拔不急不缓,他起身,如巡视一般地走至纳泽身后,纳泽像意识到什么,立马想要回身,却被奥克图拔一把扣住肩膀。


纳泽的后背上,伤口太过刺目。


先前奥克图拔去参与上层会议,因为前任指挥官留下那档子事,他不得不把纳泽留下处理后续事件,回来后却被告知舰桥再一次被人袭击了。


告诉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得力干将纳泽。


这不是一件小事,奥克图拔气都来不及喘一口,赶忙投入到工作里,直至纳泽进办公室之前,他才无意听到下属说纳泽连伤都来不及处理,听说他回来后,连忙将情况告知与他,又陪同他处理各种琐事。


年轻人是奥克图拔一手带出来的,现在又是他的恋人,说不心疼,那肯定是全宇宙最假的话。


“将军,我会立马处理好伤口的。”纳泽背对着奥克图拔,平直的说道。


“下次第一时间把伤口处理好,”奥克图拔松了纳泽的肩,他下意识拧起眉头,指腹捻过纳泽的皮肤,他感觉得到年轻人为此而本能的颤抖,“纳泽,这句话我说过很多次了。”


纳泽一颤,他倒也晓得男人说过很多次了,可是工作起来,哪里管自己是伤了还是没伤。


跟随奥克图拔这么多年,纳泽早已经把奥克图拔所需要知道的事列入比他自己生死还高的列表里,不达成不罢休。


奥克图拔无奈。他眉头皱得更近,手滑到男孩腰间,身体前倾,一把将对方摁在桌面上。


年轻人的背部不止那一个鲜活的伤口,奥克图拔是知道的。


从前任指挥官菲力特离开后,奥克图拔接替下了总指挥官的职位,而纳泽也随之得到了更好的发展机会,但他却选择继续留在奥克图拔身边做副官,奥克图拔也是知道的。


年轻人对他的忠诚,翻遍整个宇宙大约也没有谁比得过。


这样纯粹的一颗真心。


奥克图拔叹了口气。


吻随之落在纳泽颈侧,特属于奥克图拔的热烈气息撒在纳泽皮肤上,引起他身体的强烈反应。


男人的吻有着时间的陈旧感,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缓慢侵蚀纳泽——他的皮肤,他的身体,他的内心,他的灵魂——他一被奥克图拔触碰,便丢枪卸甲,身心不知所处何处。


奥克图拔承认了,他满足于年轻人在他面前失去冷静,软弱得一塌糊涂的样子,疯狂席卷了一名老将的所有神智,这就是军人的天性——冷静而疯狂。


占有与禁锢,爱和痴迷,宇宙施于这对恋人如此常态,他们便乐此不疲。


“叮铃——”


显然有人挑了一个不对的时间选择和奥克图拔通话,奥克图拔抿紧嘴唇,他停顿了几秒,才和纳泽拉开距离,在去接通通话的同时,纳泽已经赶忙起身,迅速穿好衣服。


来电人是理事会的上级。


奥克图拔心中警铃大作,而对方说的话,果然验证了奥克图拔的预感——阿伦·菲力特在押送途中逃跑了。


不被坏人打断的恋爱不是好恋爱。奥克图拔下意识摸了摸额角,实在感到无奈,他没想到菲力特会因为不甘心做到这种地步,更没想到,他和年轻人的事,又要放一放了。


奥克图拔对上纳泽的视线,纳泽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显然是懂得恋爱的急不得的这个道理。


看到和冷静的工作狂小年轻谈恋爱,多少是有些好处。


奥克图拔起身,他拍拍纳泽的肩膀,出办公室前嘱咐道:“处理好伤口过来找我。”


后来纳泽没在指挥室找到奥克图拔,倒是见到了那对特工小情侣。


“纳泽队长,”洛瑞淋凑到纳泽旁边,他指指纳泽颈侧,神秘的道,“我就知道的——。”


纳泽不太明白的看着洛瑞淋,他后来才明白过来,那天整个指挥室的人都瞧见了他颈侧的吻痕——奥克图拔将军的杰作。


谁说他们这位小队长不解风情。他冷冷看了一眼洛瑞淋,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能怎么样,当然是去找将军啊。


洛瑞淋在纳泽后面大笑起来,她告诉韦勒瑞恩,冷静的纳泽队长居然因为她提到吻痕的事而耳根发红了,老天,奥克图拔将军家这位得力干将,实在是太清纯了。

评论

热度(65)

  1. brilliant北极圈圈长秦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