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圣审查官

微博:列圣审查官
美丽的心上人,浪漫而痛苦的日子
请给予我最大的平静和能让所有人狂热的力量
斯德哥尔摩症侯群

【将军X纳泽】Eternal Stars

好好吃啊(泪流满面)

叶琮:









新纪年1205年。


阿尔法星的危机成功解除,韦勒瑞恩本想跟总部报告趁嘉奖令下发之前先把他跟洛瑞琳的“人生大事”办完,可是由于舰船上的损失太过严重,操作台和控制系统毁掉了68%,总部便委托两人暂且留在舰船上帮忙进行飞船的修复整顿工作。


前任指挥官菲利特已被军事法庭逮捕,奥克图拔将军正式成为飞船上的总指挥官。军部的嘉奖令虽然没有正式公布下来,但是因为有鸭嘴兽那三只大嘴巴,每个人的晋升情报也已经差不多传遍了整个舰桥,除了将军已经正式总领舰船外,纳泽由于在危机时刻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所以总部决定给他连升三级,由中士一跃成为中尉。
虽然已经有权领导一个小队单独执行任务了,不过纳泽并没有想要申请调走的打算,而是依旧跟在将军身边做他的副官。


“中尉,干嘛不组建你自己的”
“小队,我们可以”
“随时卖情报给你。”三只鸭嘴兽在纳泽耳边滔滔不绝的时候,纳泽正在舰桥的负一层帮受伤的战友们包扎伤口。
与K创的一战他们伤亡惨重。
人类虽经过了几百年的进化,但与钢筋铁甲的AI武器K创相抗时,人类仍旧弱小,还是会受伤、流血甚至死亡。
鸭嘴兽大惊小怪地对纳泽只甘愿做个副官表示不理解,觉得他错过了无数可以直接立功、升官发财的机会,这三只小怪兽加起来的九寸不烂之舌聒噪得让人想发疯,床板上那位受伤的士兵已经快被噪音荼毒得口吐白沫了,而纳泽却无比淡定又专注地给对方缠着绷带。
舰船上的每个人都对这三只鸭嘴兽无比头痛,若非有情报需要,大家轻易绝不会同它们搭讪,更别提听它们跟自己唠嗑了。只有纳泽每次都会默默地听完鸭嘴兽们的“三口相声”,用韦勒瑞恩的话说,这叫“呆板”、“古板”、“死板”,说的好听点嘛,那就是“严谨”、“认真”、“耐心”。


严肃认真又耐心的纳泽中尉包扎完毕,他刚一站起身,将军就急匆匆地找到他:“纳泽,过来帮我确定星域,调整航向。”
“是,长官。”纳泽立即跟上将军的脚步,升到一级舰桥上工作去了。
看着纳泽大步流星地离去的背影,三只鸭嘴兽捧着心口:
“纳泽中尉真的”
“太拼了,连自己的伤口”
“都来不及处理一下。”


一级舰桥上,纳泽优先修复了三个级别最高的控制面板和星域地图,他默默地站在将军身侧,看将军选定了一颗离他们所在位置最近的补给星:“我们先到GK-612星去修复船舰补给能源,再返航回总部复命。纳泽,替我设定能源最省航线。”
“是,长官。”纳泽修长的手指在全息投影的控制面板上快速地飞舞,舰体恒温系统在之前的打斗中被打坏了,此时的船舱内有些闷热,一滴汗珠顺着纳泽的脸颊滑落到他的下巴,伤口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刺痛感。
纳泽只是微微皱眉,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待会儿你也去处理下自己的伤。”将军看着纳泽,突然开口。
略微诧异地怔了一下,纳泽垂下漆黑的睫翼,轻声应到:“是…长官。”





要说目前整个飞船上最轻松愉快的人,非韦、洛二人莫属。虽说部长的命令是要他俩协助飞船的重整事宜,但是作为此次任务的最大功臣,韦勒瑞恩和洛瑞琳的脸上明晃晃地写着:“英雄特工很累,需要休息、放松、静养,以及party。”
所以,当忙进忙出的纳泽第N次撞见二人倚靠在舱门外热吻的时候,就算他脾气再好也有点忍无可忍:“你们两个……世风日下!”
韦勒瑞恩不要脸地对着纳泽忿忿离去的背影吹声口哨:“你那叫‘不解风情’!”


而“不解风情”的纳泽副官,此时接到军部的通知说在表彰大会之后,还为他们准备了盛大的庆功宴,要求他们统一宴会着装。
还有三个小时飞船就要着陆了,纳泽检查了一下舰桥上的工作都已安排妥当,便回去换衣服。
路过餐厅的时候,纳泽隐约听到阵阵音乐声从隔音极好的餐厅传出来,他静默一秒,录入指纹打开了餐厅的舱门。
震耳欲聋的鼓点瞬间在纳泽耳畔炸开,餐厅此时正觥筹交错灯红酒绿,被设定为海滩模式的巨大空间里,尽是穿着泳装戏水玩闹的同僚,房间两侧的长桌上摆满了香槟红酒和美食甜点;头顶,一个虚拟的人工太阳正暖暖地照耀着海滩,好多人为了应景还很“入戏”地趴在沙滩椅上搽油。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毫无疑问的就是那位站在沙滩正中央舞台上打碟的英雄特工韦勒瑞恩——他身后的人工智能艾利克斯此时正挥舞着八只引擎爪,帮他举着饮料酒水蛋糕牛排……
纳泽只觉得“Boom Boom”的音乐声震得自己气血上涌,他抬手看表,距离军部大会只剩两个半小时了。他也不多废话,只越过人群,径直走到韦勒瑞恩的打碟机前,然后轻轻一拽——
原本还喧嚣热闹的餐厅顿时鸦雀无声。
纳泽举着他拔掉的那团电源线面无表情地看着一脸懵逼的韦勒瑞恩,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整个餐厅都能听到:“飞船在两小时27分钟后正式着陆,如果你们不想在军部表彰大会上出丑的话,最好从现在起就回去收拾。”
在所有人心里,纳泽就像这艘飞船的万能管家,一切事物都在他的打理下井井有条。他们私下里还会偷偷打趣纳泽说他这个副官当的,就跟将军的“贤内助”似的,将军主外纳泽主内。所以纳泽发话,大家不敢不从,纷纷动身立马走个干干净净。


纳泽狠狠瞪韦勒瑞恩一眼,也迈着修长的双腿转身离开。
韦勒瑞恩不甘心地对他吼:“你你你…你这叫那什么——艾利克斯,帮我翻译我现在想说的那几个中文成语!”
“一本正经、一板一眼、一丝不苟……”机械的女声在身后传来。
纳泽一边打开门向前走着一边扭头回击到:“你这叫自由散漫、花天酒地、胡作非为——”
“砰”一声,纳泽猛地回头,看向自己撞到的人。
将军正饶有兴趣地来回打量着他和韦勒瑞恩。
脸颊“腾”地烧起来,纳泽讪讪地立正敬礼:“长官。”
收回略带探究的目光,将军说:“纳泽,到我房间来。”





五星上将的军服此时正熨帖地挂在衣架上,由于他们此次参加的是军部表彰大会及会后庆功宴,所以穿的便是眼前这种极具仪式感和观赏性的白色礼服式军装。
将军气定神闲地指挥纳泽:“纳泽,帮我换衣服。”
虽然有些疑惑这种事为什么不让维克多(将军的人工智能管家)来做,但是纳泽还是顺从地走上前来,站定在将军面前,开始解对方军服上的第一颗扣子。
将军的呼吸细微地喷洒在纳泽头顶。
纳泽只觉得自己的脸好像又烧了起来……
其实给将军换装并不麻烦,对方会非常配合地该抬手时抬手,该转身时转身,可是不知为何,纳泽总觉得这种极端近距离的对自家上司的“摆弄”,让自己…非常窘迫。
于是他只能全程死死盯住自己手中的物件,心里不时默念着“这是腰带这是腰带”或者“这是徽章这是徽章”。


终于结束了。
纳泽退后两步,抬头看向换好军装的将军。
“……”他微微睁大眼睛。
“怎么,不合适吗?”将军敏锐地察觉到了纳泽的迟疑。
“啊、不,我只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纳泽深吸一口气,抬头直视将军:“您穿上非常威严挺拔。”
微笑一下,将军却突然换了个话题:“你跟韦勒瑞恩关系很好?”
“嗯?”纳泽诧异了一下:“呃,我们……”
“虽然将军也无权干涉下属的私人问题,不过我还是觉得,陷入三角关系并不明智。”将军状似无意地拍拍纳泽的肩膀:“韦勒瑞恩和洛瑞琳马上就要结婚度蜜月了,帮我准备一份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吧。”





与其他副级星系的普通行星上永远恒定的25℃不同,阿尔法星作为联邦军政总部的所在地,为了满足上流社会对自然宜居条件的要求,这里特意模拟了以前古地球上的四季变化、昼夜转换,而现在正值深秋的夜晚,参加完表彰大会的纳泽此时置身于盛大的庆功宴会上,他向来不擅长与人左右逢源、八面玲珑,所以找了个由头躲到无人的露台上,一口一口地酌着酒。
纳泽站在微凉的夜风中,不由得回想起几个小时前将军对他说的话。
不要陷入三角关系?
……将军这是…误会他和韦勒瑞恩了吗?
有些烦闷地仰头一口干掉手中的酒,纳泽又拿起一杯。
琥珀色的液体闪动着斑斓的光晕,纳泽只觉得这种饮料凛冽又甘美,并不似其他酒精那般烈,于是一杯接一杯地仰头喝掉。
其实这种酒是兰泽星盛产的兰泽果酒,味道甜美后劲却足,通常只不过是人们拿来在社交场合上做做样子的,所以当将军终于找到自己小副官的时候,对方已经醉倒在露台的角落里了。


纳泽倚坐在露台的欧式雕栏前,一条长腿伸直,另一条腿屈在身前,手边还有四五只喝空的高脚杯。
将军走上去,一把横抱起自己的副官。
纳泽有些上头,脸红扑扑的,吐出的气息也甘美而炽热,他晕乎乎地窝在将军的怀里,因为猛然腾空而惊醒了一瞬,他仰头呆呆地看着头顶的人,小声低喃一句:“将军……”
纳泽原本身材颀长,此时被将军抱在怀里却像一只猫,将军把纳泽的手环上自己的脖子免得他掉下去,然后避开众人的视线从宴会厅的侧门走了出去。


许是喝醉了酒又在露台上吹了冷风的缘故,当天夜里纳泽就发起了低烧。他睡得并不安稳,多年以来保持的严格的生物钟让他在第二天清晨就醒了。
浑浑噩噩地半眯着眼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纳泽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劲。
“?!!!”任谁清早起来发现自己跟上司同床共枕也会被吓个半死,更何况……上司还一只手搂着你的腰。
纳泽蹑手蹑脚地想要坐起来,他一动上司就醒了。
“……”
“唔,你醒了?”将军翻身起来,坐在纳泽床边蹬上军靴,一回头,纳泽正呆呆地看着他。
“昨晚你发烧,一直喊冷,而且死死抱着我不撒手。”将军义正言辞地交代了一下前因后果,然后又关怀备至地对下属说:“你好好休息,今天不用来舰桥了。”
“……唉?长官,其实我没关系的,我可以继续工作……”纳泽急忙下床想要站起来,却被将军一把按住。
将军俯身靠近坐在床沿仰头看他的下属:“纳泽,其实你在我面前,不用这么……”
微微叹口气,将军突然闭上眼睛贴上纳泽的额头。
二人鼻息交缠。
“嗯,确实不烧了。”用眼皮贴着纳泽的额头感受了两秒,将军复又退开:“不过我以长官的身份命令你,今天哪儿都不许去,待在房间里好好休息。”
纳泽僵直着身子,脸颊和耳朵都“腾”地红了起来。





难得有一天是纳泽不需要工作的,面对突然闲下来的生活,纳泽反倒有些不适应,他没活找活地把自己的军装烫熨整齐又收拾了房间,把一旁的智能管家爱莎看的一头雾水。
刚想对窗台上待浇水的植物下手,全军集合的红色警报突然响起,纳泽迅速穿好军服,飞奔到一级舰桥。
此时已全员待命,操作台前的全息投影屏幕上,费劳尔部长正神情严肃地向他们发布命令:“三小时前,我们突然与韦勒瑞恩特工和洛瑞琳特工失联了。”部长停顿了一下,复又补充了一句:“两人的生命体征已经被完全切断。”
像韦、洛这种精英级别的特工,体内都植入了智能芯片,总部可以远程检测到他们的位置、生命机能等各项数据,而现在他们竟然?
“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推断,二人应该是被不明团伙绑架,对方采用某种技术屏蔽了我们同他们的联系。敌人的藏身地有90%的可能是在你们11点钟方向的一颗废弃人造星QR-011,你们是离那里最近的作战部队,两位特工能否被成功营救出,就看你们的了。”
尽管昨天刚刚结束庆功宴,今天就又要上战场,不过大家早已习惯了变幻诡谲的宇宙中各派势力挑起的冲突,因此每个人都马上进入作战状态,调整航向准备在QR-011着陆。
纳泽也自然而然地站在将军身后等待调遣。


舰船降落在人造星。
QR-011原本是联邦的一个小型军工生产基地,几年前因为一次燃料爆炸而破坏严重因此被废弃。
现如今星球上只剩巨大的岩石和贫瘠的戈壁,只有远处的那座废旧厂房是唯一的建筑。
六个战斗小分队的队长已经领到各自的任务出发了,这时纳泽上前一步:“将军,我也可以上前线的!”
将军正透过六个队长随身携带的摄像头观看前方情况,闻言转过头去看纳泽一眼:“你上什么前线?你的职责是在后方协助我,再说了,难道我不需要保护吗?”
纳泽被将军说的哑口无言,只能退后一步:“……知道了,长官。”
这时,六个小队已经全部包抄到位,纷纷传回消息:“报告,未发现任何目标。”
六个小队竟然都未发现任何目标?!
将军皱眉思索两秒,突然,电光火石间他内心警铃大作,一句“赶快启动舰体防护罩”还没喊出口,飞船的四周和上空就传来了巨大的枪弹声。
“轰!”船舰被炮火炸得剧烈摇晃,将军和纳泽都跌跌撞撞地被震了个趔趄,只听侦查员大声喊到:“将军!我们已被敌人包围!对方之前伪装成了岩石,而且隐藏了生物波动,我们一直没有发现!”
“快启动舰体防护罩,开启一级作战装备!”


这一出调虎离山计把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前派出去的六个小分队自己也应接不暇无法回头支援,而主舰因为遭受了攻击已能源大失,防护罩的性能大打折扣,舰船堪堪起飞,就又被敌人的重火力压制得摇摇欲坠。
“对方势头来得如此之凶,到底是有什么图谋?”纳泽透过作战镜头看着外面的战况,紧紧地蹙起眉头。
“我想……是跟珍珠人和缪星有关,他们绑架韦勒瑞恩和洛瑞琳的目的大概也是如此。”沉吟一下,将军想到了之前那些被加密封锁的文件。
外面,八架中型战舰把他们这艘大型飞船团团围住,密集的火力攻击使他们就像在大海中颠簸的小船,在一浪高过一浪的炮火中避无可避、腹背受敌。
急剧流失的能源导致高威力的流光导弹无法启动,底下的军需官焦急地喊到:“将军,能量已不满25%!”
纳泽一个跨步上前:“将军,请先坐逃生艇撤离。”
将军并没有动作。
“您是五星上将,联邦的高级指挥官!您不能就此牺牲或者被俘虏!”
将军冷静地看了纳泽一眼,沉声到:“操作员,开启负二层的战机舱门。”
然后他又转身看着纳泽:“纳泽,你愿意同我并肩作战吗?”
纳泽怔了两秒,突然明白过来——
飞船上刚好有两艘独立战机,他们,可以突围!
用力地点点头,纳泽热切地望着将军:“是,将军!我愿意!”
“你们一定要尽力坚持到我和纳泽中尉突围成功,竭尽全力用这25%的能源保住我们的舰船!”将军下达完命令,然后同纳泽一起下到负二层的独立战机停靠舱。
二人干脆利落地登机、启动、设定程序、驶离飞船……
飞船底部的舱门缓缓打开。
纳泽深吸一口气,在战机飞出舰体冲入敌人方阵的那一瞬间,他接到了另一架战机的通话请求。
将军低沉而坚毅的声音传了过来:“纳泽,平安回来——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TBC——————




评论

热度(236)

  1. 957叶琮 转载了此文字
  2. 绾相思叶琮 转载了此文字